孙骁骥:把权力关进笼子,是句藏得很深的话

  ·  2014-12-28

把权力关进笼子,这句话回响在耳际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在饭局之间、闲聊之际,它从不少正义人士的嘴里夺口而出,掷地有声。听众们通常会面带恭敬,半真半假听完主人对于这富于哲思意味语句的玄妙开示。一次,我在某饭局看见一位知道分子颤声说出这话的时候,眼噙热泪,手指轻叩桌面,言语间颇显示出有良知的政治哲学家风范。

但不久后的另一场合,这位正义感爆棚的知道分子在几位国企老总面前腆脸陪笑的神态、一唱一和的动作又令我印象深刻。面对财富带来的权力,我并没有看到“老虎”,我分明看到了一只被驯化的猫。知道分子的这番戏剧性表演引起了我私底下对这句话怀疑与琢磨——权力或许并不能够凭借一句话就被关进笼子的实体,有时候,宣称把权力关进笼子的努力是否更像是一种与权力合谋的表演呢?

我想,这种思考关系到我们看待“权力”这个概念的基本出发点。当我们说“把权力关进笼子”时,仿佛权力与我们自身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存在,并且,迫害妄想症的语调让权力看上去好像是天然会害人一样。那么,我们当然该把权力关进笼子,而把它关进笼子的人、组织、机构、制度自然就成了我的拯救者。以上算是现在普遍的逻辑吧。记得《80年代访谈录》里边,阿城就说过这么一段话: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夫有什么责?责任在权力者的手上。只有你有权力,弄兴弄亡了,当然是你的责任,要大家来负责?”

这段名人名言很具有代表性,足以解释为什么中国传统观念里的权力不仅是与一般人无甚关联的“身外之物”,而且通常会以洪水猛兽骇人的面目出现。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按阿城的说法,兴和亡,匹夫确实没什么直接责任。但兴亡背后的权力运作,匹夫显然难辞其责。只要稍微做些观察和归纳,就不难了解,“有权者”的权力是由无权者的卑微与配合才能完美地演绎,而“无权者”也需要在权力面前的双膝一跪,才算确认了自己无权的身份,同时承认威权的存在。权力其实就是一出双簧,少了那些高高在上者与双膝下跪的人们通力配合,这戏根本就没法唱下去。

鲁迅《阿Q正传》里写阿Q被抓到大堂,见着那些身穿长衫的“大人物”一脸横肉、怒目而视地看他,膝关节立刻自然而然的宽松,觉得站不住,便跪了下去了。长衫人物一面呵斥着“站着说!不要跪!”,骂阿Q“奴隶性”,但终于没有叫他站起来,似乎暗自受用他的下跪。这个在高中课本里出现的文学场景,不就描绘了最为经典的权力的表演吗?

我也不知,把权力比作表演是否恰当。仔细一想,貌似也不是很精确。引用另一段话吧,我非常钦佩的哲学家吉尔?德勒兹把权力比喻为一只鼹鼠,它的洞穴与网络布满了社会的角落。德勒兹的这番话是在他评论福柯思想的一本著作写下的。在那本书里,他梳理完福柯谱系之下的“权力-真理”关系之后,写到:“权力没有本质,权力是操作的;它也不是一种属性,而是关系:权力关系就是力量关系的整体,它通过被统治的力量并不比统治的力量少……权力包围被统治者,通过并穿透他们,权力靠他们支撑。”

德勒兹把我们看待权力的方向掉了个。不是传统的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有时候还上下交汇。权力的本质是一系列交错的关系链条,围绕这种利益关系,处于权力节点上的各色人等展开了表演。很可能,在一些场合耀武扬威,貌似权倾一时的人在另一些场合忙于溜须拍马跑关系,而另一些收到权力压迫的人,可能会在利益相关的时候,主动迎合权力,在权力构建的关系中,进行交换。

剧作家沙叶新在上世纪70年代末写过一篇话剧《假如我是真的》,后来被改编成电影在台湾放映。故事关于一个特权的“骗子”的故事(剧本原名就叫《骗子》),讲一个名叫李小璋的知青一次进城看话剧时被误认为是中央首长的儿子,而受到人们的巴结。人们都想通过官二代父亲的身份和特权而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李小璋自己就利用一些官员人有求于自己的机会,想法弄到市委书记批的条子,办理了回城工作手续。最后,李小璋的骗局被揭穿,并受起诉被抓。但他反问:假如我是真的呢,我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完全合法的吗?

表演到这份上,“真”或“假”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占据着权力的节点,围绕着它热烈地纵身起舞,说出自己的台词。以此观之,与其说权力是一只老虎,不如说它本身就是一个禁锢的笼子、一个连接人与人的链条,把那只老虎、驯兽师与看客统统关在了里面。只因身处其中,利害相关,因而这场戏我们才会看得如此惊心动魄、高潮迭起,叫出了“把权力关进笼子”的语言。等于是看戏到深处叫了个好。

不过,叫好之余千万别忘了权力的真相。哈维尔曾在一篇文章中说,权力从来不会独自存在,它支配人也来源于这些人。社会的权力运作并不简单地是一些人以赤裸裸的权力支配另一些人,而是把整个社会纳入它的系统,使人不仅是它的受害者,又是创建者。所以,权力根本关不进笼子,因为它根本不存在于“我”之外,你我就是权力的合谋者,甚至也可以说是权力身体的一部分。

把权力关进笼子,是句藏得很深的话。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