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宪法教育?

  ·  2014-12-18

这两天,屡屡见人引用卢梭之言:“一切法律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宪法……”不由勾起了我的怀旧情绪。

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还是在大学的宪法课上。老师开宗明义,告诉刚入学的我们,对于宪法条文,不要死记硬背,而当化入内心,唯有如此,才能领略宪法的精义。然后便拿出卢梭的名言,相当于敲山震虎,我们都被唬住了。不过,老师随之话锋一转,诉起苦来:其实我们的宪法并不适合背诵,比如那个序言,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长……她当时报了一个数据,我没有记住。现在想来,她一字一句数出来的宪法序言字数已经过时了,因为她依据的是1999年修订的宪法,2004年,宪法重又修正,“三个代表”入宪,序言愈发厚重。

原谅我拐了一个弯,再来说新闻:为了响应中国第一个宪法日(12月4日),教育部发起的宪法教育活动将陆续展开,包括宪法进校园、宪法进课堂、让中小学生晨读宪法等。读此新闻,我还是想起了大学的宪法课。对法学院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法学课程当中,宪法恐怕是最难教的一门,也许没有“之一”,它不像法制史可以结合历史,不比部门法可以结合案例,因为吾国的宪法,一来寿命太短,故无历史可言;二来其条文不能进入诉讼,故无案例可言。这门课,给大学生讲起来都累,遑论中小学生?

从这个意义上讲,宪法教育活动怎么开展,才能取得实效,不仅是一个教育难题,更是一个法律难题。这事关宪法本身的局限。

就拿众议纷纭的晨读宪法来说。让中小学生晨读宪法章节、条款,意图何在?以他们的头脑与知识结构,显然难以领会宪法精神;如果纯粹为了记诵,正如我的宪法课老师所云,中国的宪法文本,并不适合背诵,其实不止宪法,中国几乎所有的法规,语感都奇差,读来如啃核桃,不要说背,连朗读都嫌诘屈聱牙,真要培养语感,还是该去读古诗文。如此,晨读宪法,仅余形式意义:让中小学生与宪法发生关系,且不论此关系如何虚有其表,如何不堪一击。

再说宪法进课堂。教育者考虑到了宪法课的枯燥,提出“采用小品、戏剧等方式,或编一些动画片、图书等”,以便学生喜闻乐见。这自然是正理。不过,恕我泼冷水,老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的宪法课,不能说无米下锅,米却多乎哉,不多也,像美国佬费城制宪那样的黄金案例,我们把宪法史翻了个底朝天,怕也找不出来,我们的宪法故事,多是悲剧,如何编成正面的小品、戏剧呢,毋宁会使教育者头疼不已。所以我依然担心,宪法进课堂,最终还是陷入照书念经、照本宣科,学生左耳进,右耳出。所谓宪法教育,化作过眼烟云。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形式意义也是意义,法律的意义之建构,首先在于形式(程序),如法袍、法槌的使用,宪法日的设置,宪法宣誓制度的建立等。只是,法律不该在形式之上停留太久,更不能以形式为堡垒,拒绝深入实质。

倘若宪法仅仅停滞于文本、工具、仪式、建筑物,而不能铭刻于公民的内心,我们不仅愧对卢梭的名言,还将愧对“宪法”这两个汉字。

话说回来,宪法教育,迫在眉睫,对此我并无异议。我的问题在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宪法教育?假如宪法本身没有内容,那么相应的教育如何有内容?所以宪法教育的关节点,不在教育,而在宪法;不在教育者,而在立法者。打开了这一关节,这一代中小学生,才不会重蹈我们的覆辙,当年一位老师曾教育我们:不学宪法,你因无知而痛苦;学了宪法,你因无力而痛苦。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4年12月5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