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东:法治,从限权开始

  ·  2014-12-19

作者:朱学东

执政党十八届四中全会即将召开。这次会议将专题讨论依法治国的问题。

依法治国,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这是现代文明国家强盛的秘密,也是文明世界自由多元免于恐惧生活的基础,它更是当今中国社会追求的目标。

执政党自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基本方略以来,执政党的历次全会都对依法治国作出了部署,而在执政党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更提出了“法治中国”的口号,不可谓没共识,不可谓不重视,全社会期待不可谓不高。

但是,这些年来,现实生活所呈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早已构建了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一部部不怒自威的法律森严林立,管理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但是,即便法律最虔敬的信徒,当权利受损的时候,也常发现法律会失联,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和支持。

于是,我们看到,法律框架下正常的表达言说会销声匿迹;正常的经济纠纷的解决,常常需要在法律程序之外,仰赖权力干预和人情金钱;我们看到,贪腐的猖獗盛行的另一面,是法治的缺位;我们更看到,在征地拆迁中,公权力对权利肆无忌惮地蔑视践踏,人们依法维权,却求告无门;而即使在法律程序之中,我们也常常看到选择性执法,看到那种“墓碑式”的判决。

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当年报道依法维权的个案,尚能够引起全社会的轰动和义愤,如今面对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血腥事件,却是司空见惯漠然视之。全社会在这一过程中,累积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情绪,已如地火一般。

这一过程中,溃败的不仅有权力人心,也有法律的尊严。

翻检这些年法治建设的蹒跚步履,我们会发现,是权力,而不是普通人的违法行为,导致公平正义退却,市场经济失效,致使法治社会只是停在口头纸上的宣讲中。其根源在于我们的社会,素所信奉权力金钱,而从不相信法律。

法律一旦诞生,便会有自己的意志和逻辑。它是现代国家评判和认定合法与非法、违法与犯罪、权利与义务、责任与惩罚的根本依据,是维系社会秩序的基本规范。但是,对于习惯了权力而非法律的社会来说,这种规范的、明确的、可操作的刚性制度,并不会让使用者那么得心应手。人人希望为己所用时伸屈随心。这种人性的弱点,遇上缺少限制的权力这味春药,迅速膨胀起来。更何况,我们的法律,原本并非是公众订立的契约,它是在权力的娘胎了孕育出来的。相较久有历史老谋深算的权力,法治在中国还是稚子学步。

于是,权力便乘势凌驾于法治之上,法律成了权力予取予求的工具。权力所到之处,便成法治溃败之地。

于是,我们看到,“电视示众”“媒体游街”这种古老的蔑视司法的行为,托着公平正义之名包裹上了现代传播的外衣,堂而皇之招摇于世人面前;我们也看到,有司在发布涉及涉毒嫖娼等有违法行为艺人的规定时,无视《禁毒法》的相关规定。。。。。。

中国推进市场经济二十余年了,推进法治社会建设也近二十年了,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充满不确定性的局面,就是迷信权力不相信法律正义的结果。

没有法治,便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更没有公平正义,自然也就不可能有未来。我们需要的已不再是口号宣讲,而是行动。

限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是法治建设的关键。

权力不可能把自己关进笼子。执政党一再强调的,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一切违法宪法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回归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尊重宪法和法律的权威,以权力制约权力,这是把权力关进笼子的一种制度选择。

把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那些基本权利,自由表达的权利,结社的权利,合法财产不受侵害的权利,等等,还诸民众,形成一个免于恐惧的自由而健康的公民社会,是制约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的极其重要力量。

卢梭曾说过:“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

当普通人能够感受到法律的尊严和正义的时候,就能调动最大的社会力量来捍卫法治,限制权力。

当我们不必再期待执政党的一次会议有改变命运的力量的时候,也是法治中国确立的时候。

法治,已经成为中国走向现代常态国家和文明世界的关键。

来源:财经博客(2014-11-10)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