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瀚:期待公正公信的司法

  ·  2014-12-17

医患冲突已经衍生为一场漫漫无尽的战争,医患信任几乎被彻底摧毁。探究医患冲突的根源,发现其中有着历史和现实的制度与文化原因。

医疗行业的高度专业性,使得医患关系要基于信任才能维系。在所有破坏这种诚信关系的因素中,现行医疗制度是罪魁祸首。世界卫生组织2006年公布的数据表明,中国公共卫生支出仅占GDP的4.5%,全球排名倒数第四。

即使有限的医疗资源,还被政府垄断管制于手中,并实行金字塔型的等级化分配。特权阶层居于金字塔尖,截取了最优的医疗资源;中层是无需交医保费用却享受公费医疗的公务员;下层是就业者与城市居民依靠医保获得一定的医疗保障;再下层是广大农村人口,进了新农合可以享受少量保障,未进入者则完全无法享受。医疗领域越是贫穷者越容易患严重疾病,这就更使得医患的经济冲突关系雪上加霜。

行政部门对于医疗领域的管制也是扭曲的。比如,医疗市场的垄断、医疗行业资格的准入。原本应当是自由职业的医生,除了本院外不能在其他医院行医,造成医疗资源的严重浪费以及医疗职业的行政定价。医疗行业在行政管制中无法形成健康而有效的同业竞争机制,导致缺乏权威的行业自律机制。主要依靠医疗工作人员的个人道德以及微弱的行业伦理秩序。医疗职业薪酬不由市场决定,而由行政管制者决定,专业性、高强度的工作无法得到相应的激励,医疗工作者普遍不能获得公平待遇,导致灰色利益机制存在,医患信任问题就此被放大。

另一个严重问题是医患纠纷解决机制扭曲。缺乏公正的医疗司法使得医患纠纷解决缺乏可信任的机构,不讲原则的“维稳”给胡搅蛮缠提供了市场。一系列问题使得医闹越来越严重,甚至在有些地方成为一种职业,而那些不习惯于用撒泼方式维权的患者及其家属,往往无法获得公平对待。许多医院在他们没有责任的事情中赔偿,在他们有责任的事故中逃脱,结果取决于患者及其家属闹还是不闹。这样,原本缺乏信任的医患关系再被踹一脚。

与上述制度性原因相呼应的是,国人在健康卫生等方面的知识还相当落后,大量患者对许多疾病包括自身病体缺乏基本的了解和必要的医学知识。不管患了什么样的病,都拼着财力和关系往最好的医院跑,造成原本就配置不合理的医疗资源再次被浪费。对医学常识的无知,使得诸多患者在缺乏主见的同时又容易产生无知的执着偏见;医生疲于奔命之际,如果疗效不著,似乎就更证明他们不值得信任。

一些缺乏专业性或不负责任的媒体和舆论,将一些普通的并无严重后果的医疗失误,甚至并非失误但患者不懂的正常医疗行为,制造成耸人听闻的医疗事故和冲突(例如轰动一时的所谓“缝肛门事件”)。他们将自己吸引眼球的噱头建立在伤害医誉和医疗公信力的基础上,不但害了医生和医院,也害了患者。

财政投入不足,医疗资源的匮乏和分配不公,医疗行业的扭曲管制,医疗市场缺乏健康的竞争和行业自律,底层平民就医困难,大众缺乏医学常识,不负责任的媒体推波助澜,医疗司法缺乏公正性,行政治安方面对医生安全的懈怠和不作为??中国医疗几乎在每一个环节,基本信任关系都遭受打击。

要重建被摧毁的医患信任,需要从解决上述问题着手。其要者,包括给医疗行业自由,解除不当管制,建立和完善医保体系,疏通医患纠纷解决渠道,建立公正公信的司法等。其中公正司法至为关键。否则,不仅纠纷无从解决,不公的司法本身还会成为新的乱源。

来源:财新网(2013年11月11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