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洋:只能向老天爷讨个公道了

  ·  2012-04-22

云南300余学生吃营养餐不适调查:怕罚款吃了发臭豌豆。孩子们在接受采访时说:吃了米饭、豌豆、小瓜、葵瓜,豌豆闻起来是臭的,很难闻;不吃不行,要被罚款,老师说不吃,一次要罚10元。(2012年04月21日 央视经济半小时)

校车问题尚未厘清,学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又浮出水面。如果说,校车质量再低劣,安全隐患再厉害,因为有较强的隐蔽性,较高的专业性技术性,学生难以分辨,对于校车没有选择能力,只能被动接受,只能听天由命,那么对于腐烂发臭的食物,学生不仅一眼就能看出来,还能闻出来,却不得不吃下去,不吃就要“罚款”,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因为我国的“贫富悬殊”,导致了弱势阶层的急遽扩大,而且已经漫延到社会各个领域,包括学校。较学校的管理人员,学生就是弱势阶层。由于监管制度的“千呼万唤不出来”,弱势阶层日益被边缘化,甚至“被欺压被剥削”的现象日益严重,日益普遍。在某种意义上讲,现在的学生已经不是学生,已经不是祖国的花朵,祖国的希望和未来,而是任人摆布的工具,或任意驱使、任人宰割的羔羊。这绝非危言耸听。公务员队伍没有监督制约,疯狂贪腐是必然的,甚至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学校同样如此。学校没有监督制约,管理人员同样会贪腐,同样会以权谋私,所谓“以权谋私”,无非是把学生做为他们疯狂敛财的工具。因为除了学生,他们实在没得“依靠”,没得剥削。又因为学校不是工厂企业,本身不创造价值,不产生利润,他们只能在学生的“衣食住行”上“大做文章”。恕我直言,不讲法治,一切一切只能越来越糟糕,不会越来越好。所谓“一切可能皆有可能”。

除了学校乱象丛生,其它“各条战线”“各个领域”又何尝不是如此?由于法律滞后或严重缺失,就如打开潘多拉盒子,“百年魔怪舞翩跹”,单从官场不断涌现的“新生词汇”即可“略见一斑”,诸如“休假式疗养”“保护性拆除”“郁闷性自杀”,只差说“廉洁性腐败”“前进式后退”“温柔性强暴”了。还有在民间广为流传的“被代表”“被富裕”“被精神病”等,还有富二代、官二代等问题。没有“法治”这枚“定海神针”,“各条战线”“各个领域”都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都可以围绕“一己之私”,“开拓性”“创造性”开展工作,包括“理论创新”。没有“法治”的平衡力量,使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仅成为可能,还“大行其道”。

说起来,“南海乱象”似乎与法治无关。但仔细推敲,并非如此。如果我们是一个“法治”而非“人治”国家,或许早就跳出了“勃焉忽焉”的怪圈,实现“长治久安”“民富国强”的梦想。至少改革开放以后,军队不会有“军倒”,不会有因此而引起的一发而不可收的“腐败”。南海乱像,兵临城下,我们才匆匆赶造航母,不由人想起一句俗语,“早不忙,晚心慌,半夜起来补裤裆”。当年的战败国日本至今不承认“侵略”,还竟敢对我国领土“宣示主权”,周边国家,包括弱小国家,对我不是“挑衅”就是“挑战”,说明什么?我们的被动应付又说明什么?中华民族真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贪官们还照贪不误,“裸官”们还照当不误,又说明什么?如果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些贪官或“裸官”真是一群“老匹夫”!对此你只能“仰天长叹”。没办法,正因为你没有法治,贪官才“应运而生”,贪官本就是“蛀虫”,本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他本就不爱国,你南海再乱,你国难当头,他不会放在心上。

我忽然想起一则报道,“调查称8成高中生表示若国家危难愿做任何事”(2012年04月19日中国青年报),心里话,还是我们的学生最单纯最可爱。居然有人逼这么好的学生吃有毒食品,良心何在?天理何在?因为没有“法治”,我只好向老天爷讨个公道了。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