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从谣言看中国国情

  ·  2014-11-12

大约两年前网上造我的谣,说我拿了美帝五千多万美元的反华经费,被中国政府通缉,躲进了美国大使馆。几周以前这样的谣言再起,又增加了点内容,说此新闻是由纽约时报报道,得到香港明报的确认。还说两国政府的高层正在就此事协商。

这样幼稚的谣言能够在中国广为传播,是有其原因的。如果在一个开明的法治国家,此类谣言不会有那么多的人相信,还会受公安机关的追查。谣言的兴起是和国情有关的。如果我们懂得中国的大背景如何帮助了谣言的传播,以后可以防止类似情况的发生,对社会安定是很有必要的。

对一个人造谣中伤是犯法的。如果产生了社会影响,公安机关会追究造谣的人,并绳之以法。在中国如果对领导人造谣,肯定会有公安机关追究。但是如果受害者是一个普通公民,公安机关就不一定会管。这说明在中国每一个公民受法律保护的程度是有巨大差别的。就我这件事来看,公安机关对此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之后这些造谣分子可以继续目无法纪,为所欲为。

谣言说我拿了美帝五千多万美元的反华经费。造谣的人对五千万美元的分量没有任何概念,随口说了一个数。事实上给一个人的特务经费一般是几万美元,顶多二三十万美元。只有支持一个团体才用得到上百万美元。至于上千万美元,可以装备一个全副武装的连队。由于造谣人的文化水平太低,造的谣非常幼稚,有点思考能力的人根本不会相信。但是在中国,百姓的文化水平都比较低,所以相信的人还不在少数。这也是中国的国情。

一个被政府通缉的犯罪分子可以躲到外国大使馆去,把外国大使馆看成窝藏犯罪分子的场所,是对国际关系的严重误解。一个国家的驻外使馆必须遵守当地政府的法律。哪怕是交通规则,如果犯了规一样要受罚。如果大使馆可以给犯罪分子避难,哪个主权国家会让外国开设大使馆。

谣言说,是美国提供了一大笔反华经费,企图颠覆中国政府。把美国看成“亡我之心不死”的敌人。这种观点在底层群众中确实很普遍。但是如果认真地回顾历史,这种说法完全没有根据。环顾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对中国最友好的应该就是美国。美国从来没有占我们的土地,而英、俄、德、法、荷,更不用说日本,都欺侮过中国,在中国设有租界。但是美国没有。特别是美国帮助中国打败了日本。否则今天的东三省和台湾,还是日本的占领区。当时中国能够恢复日占区的主权完全是靠美国的帮助,不是我们自己力所能及的。中国能够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主要靠美国的支持。让美国成为中国敌人的,是因为金日成南侵,企图解放南朝鲜(韩国),乞求毛泽东出兵。我们调转枪口把昔日的盟友当成敌人(事实上和中国对阵的是联合国,联合国通过决议,判定中国是侵略作者,十几个国家联合出兵,但主力是美国)。以后毛泽东发动十几次全国性的反美大游行,宣传美帝是我们的头号敌人。大部分民众不明真相,受了蒙骗。如果回顾真实的历史,反美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确实,美国是一个反对共产主义的国家。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中国在改革以前确实是把共产主义作为国家的目标,我们参与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但是改革开放以后情况已经完全扭转。现在除了写入党申请书,要为共产主义奋斗之外,其他场合没有人再提共产主义了。我们提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全世界还坚持共产主义的国家事实上就剩下古巴,北朝鲜等极少数,连他们也在逐渐引进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因为共产主义这条路走不通,已经越来越明显。我国实行的是以私有制为主(事实上,口头上还有所保留)的市场经济,而且取得巨大的成功。这和资本主义的原则大同小异。所以美国虽然仍然反共产主义,但是并不反对中国,还要和中国合作。当然两国之间有矛盾,这并不奇怪。各国之间或多或少都有分歧。但是有更多的合作。合作是主调。

拿中国的外交方针来看,我们强调的是和美国的战略合作关系,甚至认为彼此不能分离。过去我们要埋葬资本主义,做资本主义的掘墓人。我们亡美国之心不死。现在没有那个政府官员还要埋葬美国的。相反,我们百姓大量移民去美国,大中小学生都在学英文,大量留学生在美国念书。许多领导干部的子女都在美国居住,有的获得绿卡,或已经成为美国公民。中国对外一百多个国家中,关系最密切的恐怕就是美国了。这样一个现实状况,怎么谈得上美国要花钱雇人去颠覆中国政府呢。这种思想倒也不奇怪。因为不少底层百姓还受改革前十几次反美大游行的影响,一时转不过来。

这个谣言还要借助于美国的《纽约时报》。说是《纽约时报》报道的,因此有极高的可信度。可见中国人暗地里还是相信外国报纸。反之,对本国报纸倒是将信将疑,持保留态度。因为中国报纸有很明显的立场,报道中不能不偏不倚,往往只有一面之词,反面的信息看不见。这是中国舆论界的一个大问题,公众对媒体缺少信任度,说什么都不信,所以假话,小道消息到处传。获得的信息不真实,社会就很难稳定,造谣的人也就有了机会。在一个说真话的社会里,说假话会处处碰壁,也就没有市场,谣言更难让人相信。假话和谣言是一对双胞胎,假话泛滥的地方,谣言容易传播。因为公众被假话蒙骗,失去了判断真伪的能力,给假话和谣言以可乘之机。

从社会安定的角度看,谣言和假话使得大众迷茫,不知所从。这也是当前价值观混乱的原因之一。消除假话和谣言首先要让大众能够获得真实历史的信息,有发现事实真相的机会。对执政者而言,要有揭示真理,走向长治久安的勇气。不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从治标方面来讲,公安部门在执法中应一视同仁,追查动机不良,造成混乱的谣言要“违法必究”,而不是选择性执法。这样持之以恒,整个国情也能逐渐改变,百姓成为有素质的国民。

来源:FT中文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