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迅雷:存量腐败乎?增量腐败乎?

  ·  2013-06-05

又一只“大老虎”被拿下了: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倪发科2013年1月就不再担任副省长了。在任副省长期间,主要负责科技、国土资源、住房城乡建设等方面的工作。

拿下“大老虎”,是反腐败的成就。没人愿意看到“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打不到,就打小老鼠。一二三四五,下山打老鼠;老鼠打不到,就打纸老虎”这样的结果。

有学者分析,贪腐被发现被检控的概率很小,大约是2%-5%,贪腐不算是“高风险”。这样的说法当然是一家之言。我们必须重视反腐防腐、严惩腐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最近还有学者提出反腐新概念:“优化存量利益,严打增量利益。”这似乎有“过去的腐败就算了”的意思,大抵是为曾经的腐败开脱。“存量利益”是“存量腐败”乎?“增量利益”是“增量腐败”乎?毫无疑问,如果只严打新增的腐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腐败必须反,而且是不得不反,先得把“存量腐败”清出去,将进行中的腐败的猖獗势头压下去,“先治标,后治本”。

这段时间,有关中央巡视组的报道有不少。巡视好比“千里眼”“顺风耳”,作用就是“找到老虎”、“抓到苍蝇”,发现“存量腐败”。巡视就是主动出击,主动发现,通过“找个人谈话”、“听街谈巷议”等等实实在在的方式方法,发现线索、发现问题。巡视期内,“个别谈话”对象少则一二百人,多则三四百人;而街谈巷议则能折射出“领导干部八小时以外的活动真相”。2011年4月初,中央第四巡视组抵达上海后,有大量群众要跟中央巡视员直接对话。巡视组采取了“号牌预约”方式,先排队领取登记表、递交材料,再敲定会面时间。驻地门前聚集了大量群众,还有群众拖着棉被、床垫排队。由此可见,反腐败的民意基层之结实。

近年来查处的上海市原市委书记陈良宇案、太原市原市委书记侯伍杰案、天津市原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案等等,都是中央巡视组通过个别谈话等渠道,发现了线索。最典型的是那个李宝金,活宝一样跟巡视组说“来天津你们想办什么事就找我,市长办不了的事,我都可以办”。这一牛气冲天的句“承诺”,在巡视员的脑子里画下了问号:市长办不了的事,检察长凭什么能办?一位与李宝金相熟的企业老板向巡视组解读:“你不给他办,他就办你。即利用查案的职权,抓你的小辫子”。最终 “一句话”牵出了死缓大贪官。

不可想象,这些贪腐高官的“存量腐败”如果没有被发现,他们一直在位,甚至一路高升,那会贪腐成什么样子,那样的“增量腐败”会增到什么程度。

看来,有些专家的“反腐建言”,只在术的层面打转;那样,无论如何折腾,都将事倍功半。体制制度不解决,反腐防腐少成效。只要政治体制不改,结果必是腐败不变。只要公权力不受制约,腐败照样大规模蔓延。“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把钥匙交给国民”,这是必须的。

有时听专家的建言说了一大堆,还不如看人家一条新闻。比如不久前,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一项法令,将严格执行政府官员和国企领导收支申报制度。他们必须限时放弃在海外拥有的银行账户和股票,否则将被解职。按俄罗斯现行法律,政府官员必须申报购入房产、土地、汽车、贵重物品、股票和在海外持有资产的信息,同时解释购入这些资产所用资金的来源。俄罗斯有关官员说,打击腐败“没有不能触碰的领域”。

反腐防腐这四个字,反腐就是反“存量腐败”,防腐则是防“增量腐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