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一桩教育豆腐渣工程背后的秘密

  ·  2013-04-12

新的一年大规模的“国培计划”即将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数以百万计的中小学教师将主要通过互联网进行学习。教育部为此“工程”将数亿资金列入预算。这是多年来持续进行的教育行动之一。每年都有百万教师参加培训,不过资金逐年增长,人数也呈上升的趋势。不变的,是“国培计划”劳民、伤财、低效、肥私的事实,是教育政策唯长官意志的劣政根源,是其背后庞大的利益链条盘根错节互为利用的关系,以及对纳税人的藐视和对教师正当合法权益的肆意侵害。

起初,有关专家提出实施“国培计划”的建议,其出发点或许是好的,在实施的过程中,也许能产生某些效果,但一方面规模如此重大、影响如此深远的教育项目在形成政策的过程中,未面向普通教师举行任何听证会征求意见,也未诉诸法律审查经由法律机关审查同意,而是在教育主官大笔一挥下,立即成为国家政策,并很快走上了计划体制下无数劣政相同的道路;另一方面,其正面积极效应与在此过程中对教师的损害以及各种负面现象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我们用“劳民”、“伤财”、 “低效”、“肥私”八个字描述一下其中的弊端。

所谓“劳民”。

该工程将农村骨干教师作为主要对象,而农村中小学教师与所承担的教育任务相比,人数不同程度地存在不足现象。但工程采取行政手段和运动式办法,轮番强制性地对中小学教师进行远程培训“轰炸”,一个省每年有数万、十数万人参加此项培训,很多人不得不连年多次参加同样内容的培训。

多数还要舟车劳顿,参加一定时间的集中培训。而且,这些培训基本与学校自发组织的培训活动和当地教育主管部门进行的教研活动相脱节,教师为此疲于奔命,在多类同样性质的培训之间穿梭,消耗了大量宝贵时间。

在某省举办的一次教育会议上,地方教育官员就此向上级官员大声发表意见,直言“国培计划”劳民伤财,成效不高,纯属搞形式主义。

所谓“伤财”。

客观而言,教育经费在近些年确实有上涨趋势。但在如何使用上却存在严重的随意化倾向,奢靡浪费,表现出对纳税人的极不负责任,而且从不公开资金用途和流向,公众毫无知情权。以每年数亿计,五年就是数十亿。

该工程从2003年就启动了,自从那位政声不佳的新任教育部上任后,作为三把火之一,“国培计划”被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每年资金也从数千万跃升至数亿,且持续增长,目前估计已达十数亿。这些钱如果用得其所还是积阴德,可惜只是滥用民脂民膏。

“伤财”还体现在,为了实施这项工程,地方也会给予相应配套经费,使得其数目更为大增。如果再加上教师本人为此付出的额外费用,那么可怜的农村教师们无疑充当了拉动内需,促进国内消费,提升鸡的屁的生力军。

所谓“低效”。

从内容上说,这项工程的课程方案虽然由各种“砖家”(这些砖家与那些利益团体关系千丝万缕,下文再叙)进行了专门设计,不过却在具体落实上存在严重的漏洞和问题,比如课程资源(主要为图书),他们就由与利益团体关系密切的砖家设计、编辑或者著作,首先考虑的是利益团体的利益,其次才教育本身。

作为主要的培训方式,远程培训资源不少存在粗制滥造、针对性比较差、与教师需求和接受程度、方式不相适应的现象。远程培训的质量管理本身就是个难题,教育主管机构明知绝大多数都在走过场,仍然坚持搞远程教师培训。

从教师的接受方面来说,农村地区的计算机远程教育系统匮乏、不足或者运行质量不高问题是众所周知的,因此采取变通办法,中小学教师集中到县级教师培训机构接受远程教育,但县级教师培训机构的培训设施一般远远不能满足中小学教师的需要,在这个层面,又产生了一层敷衍了事的情形。

从各种角度看,中小学教师远程培训质量都无法保证,培训实效很低,与教师的付出、纳税人的付出相比,丝毫不成比例。

所谓“肥私”。

在全国范围内大张旗鼓地搞运动式中小学教师远程培训的最大动力,来自于其背后的重大利益。上述情况不得不让人认为,如何让国家财政经费为各级官员和利益团体“创造经济效益”成了此项工程的出发点和归结点。

在其利益链条上,有两个终端。一个为全国最高教育首脑,一个为该工程的最直接的经济受益者。在这两者之间,还有各级教育主管官员、各类教师培训机构以及各种中间人。

作为最直接的经济受益人,比较好理解。比如承接工程任务的教师培训网站,比如提供课程资源者,等等。以教师远程培训网站为例,如果它要获得争取工程项目的资格,至少要打通几个关节:教育部有关官员、各有关省教育主管官员,甚至还要与市县基层教育主管部门搞好关系。教育部有关官员决定了它最初的资格准入问题,也就是要跨过这个门槛,它才有机会参与竞争。在最初阶段,招标工作是由教育部直接负责的,慢慢地由教育部和各省教育厅共同负责,以各省为主。这还不够,一般的远程教育项目是由两个以上的获得承当项目的资格,市县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也有权力决定由哪家做。这样,就为这两级机构提供了权力寻租的机会。

众所周知,中国式招标完全是个程序正义主义的笑话,谁要当真,谁就叫傻。如果都有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贪官层出不穷?

这里面特别要提到“中间人”角色,他们一般没有直接的行政权力,但是他们由于是某方面的砖家,参与工程一些环节特别是招标环节工作,因此他们有先天之利,从各教师培训机构网站私相授受。

举两个例子来说明一下其中的腐败或者隐性腐败情形。教育部有关部门曾动用国培资金,组织有关利益共同体成员以出国考察名义赴欧美加旅游。当然表面上还要到国外有关机构走走看看,不过主要目的还在于旅游。

从另外一个例子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一尘未染的“好人”,是如何在中国特殊的官场环境下耳濡目染逐渐成长为贪官的。他只不过是教育部有关部门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吏而已。这位刚刚博士毕业的学生通过公务员考试考到该部门,第一次见到他还是非常亲善、质朴的,彬彬有礼。又一年,在地方力邀下,他再次来到中部某省。由于经历了几年历练,在主管领域也算个“人物”了,因此地方官员趋之若鹜,殷勤接待,连比他级别高几倍的副厅长都出面作陪。其仪态与前相比已大为不同,气势犹若方面大员,在大会上面对诸多教育官员指点江山。其实如果他不是“上面”下来的,老鬼才听他语无伦次的“讲话”。这一趟行程是以“国培”的名义的,课酬(就是前述“讲话”)、前前后后的招待费、赴该省著名景点旅游费用等,没有数万是不行的。

这不过是一趟行程的费用,全国那么多省份,他是专门负责此项工作的,其中利益若干不言自明。除了“国培”之外,他还负责其他诸多教师培训事务,由此产生的利益又得另加计算。顺便说一句,这只是“事规”。地方教育官员和地方有关机构为了疏通关系,便于打交道,获得垂青,又会另外奉送“年例”。由于笔者未亲眼见到,具体数目就有待有司查问了。

人云:窥一斑而见全豹,这项豆腐渣工程诸多弊政由此可见矣。

教师是个庞大的群体,全国总数超过1000万。在各地公职人员队伍里占据了多数席位,而且由于不掌握任何权力和资源,因此往往成为受侵害、受盘剥、受骚扰的群体,但是因为他们还背负着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道德律令,所以也是中国沉默的大多数里最窝囊、最受气的一个群体。就像唐僧肉,谁不想吃一口?!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