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金桂:谁是造纸污染的主要罪魁?

  ·  2013-04-11

我是个有环保癖的人,对于打印机一向抵触,自打有了磁盘优盘,上课只拿一本花名册,一张优盘。不领教材;不打印讲义,脱稿忽悠到底。然而前段有急事,去楼下房产中介那里求打一份文件,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帮了我的小姑娘的话还是让我汗颜:当我拿出十块钱给她付费时,她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我们公司一月就给一包纸。

这可是北京夫妻离婚结婚逃避国五条、官员疯狂抛售房产的日子,中介公司应当不会拮据到这种程度。我想,这就是公有制和所谓道德不堪的私有制的重要区别了,控制打印纸,保护环境,其实很容易做到。

学者们召开各种各样的研讨会;参与各类讲坛,拿着厚厚的打印稿声讨无良造纸企业污染环境;官员们同样如此,成沓的材料上印着河水黑了鱼虾死了;土壤有毒了地下水污染了。人人都是局外人似的无辜,个个都把自己看成受害人一样叫苦。白粉大麻因为有销路都源源不断生产,何况是纸?能用正反面打印文稿者,早已经把自己列为环保主义者了;如果领导的打印稿也这样,要么部下有可能担负不重视不尊重领导之责;要么就是领导自认为也是一个环保主义者了。

造一吨纸需要5.6吨水。这个数字摆在这里,机关、国企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还有什么脸面指责环保部门、造纸企业?别忘了自己是优质纸张主要的消费市场。讲话都要念稿,证明或思维混乱表达能力欠佳,或根本不了解情况。中国的国情谁也清楚,你应付两句放人家回去抱孩子陪老婆孝敬父母,没人眼巴巴等你有重要指示。不就要官要钱要指标要机会等那些事么?几句话就能说得清的事,能给的直接给他们了事,不能给的就不给。何必授意本单位小秘加班赶稿交领导念一遍,又打印出一大堆交员工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中国的学界更有意思。如果去评奖和申报课题,一项工作你做得光芒万丈未必如厚厚的打印材料管事,鸡零狗碎的记录就是准备充分,前期成果丰富。打印才是硬道理。

为了节约纸,前些年我让学生交电子版作业,部分学生从网上荡下文字连编辑都不做直接发我。没有加工过程,他们的逻辑思维得不到锻炼,表达也没有长进。这几年我一概不收打印稿和电子稿,改为小纸片手写,他们从冗长复杂的资料中梳理出问题的线索,学期初到学期末,表达能力增长很快。

在这个都想把各种资源用于给自己立牌坊的时代,卑微的我们与这些卑微的纸片做着卑微的努力,为我们的汉字;我们的环境,还有,我们的书卷气……我的柜子里珍藏着许多这样的美丽碎片。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