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树:人们为什么只信赖板蓝根

  ·  2013-04-07

十年前SARS疫情爆发的时候,我还在中学校园,伴随着疫情的恶化,学校后来采取了封校的措施。

出入校门的人员,必须接受检测和消毒,后来直接升级到禁止所有人员出入学校。校长的解释很简单:鸡鸭鱼肉你们父母可以送进来,板蓝根可以送进来,就是人不能出去。

事实上,封校只围住了大多数学生,对于像我这样学习成绩一般的少数。有时候还是会在晚上的8、9点出现的网吧或者游戏厅。重要的是,我们在学校外搞到了稀缺的板蓝根送给同桌。

十年后的今天,又爆发了禽流感疫情。不同的是这种公共安全事件发生的时间,相同的是我们依然慌张和只相信板蓝根。这一次,政府依然以相对缓慢的腼腆姿态发布了疫情资讯,但也还是在事实已经发生许久后,人们才能从大众媒体上略知一二。让我们更加不明白的地方,还在与国内主流媒体,在面对如此攸关公共利益的事件情况下,依然将宝贵的版面和电视镜头对准非洲的动物迁徙和亚马逊的洪水。媒体议题设置的扭曲和冷漠让人遗憾。

综合媒体公布的信息,自2月19日发生各地发生禽流感疫情以来,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数为16例,其中6人死亡。官方称疫情与黄浦江死猪无关,但截至目前仍然无法确定明确的感染源。

跟上海的朋友谈论此事,他说心里还是有些担忧,搭车地铁时用上了口罩,也不敢去菜市场买鸡肉。看到大家都在买板蓝根,自己当然也会去买。在不能了解全面真实的情况下,即便盲目跟风这样去做,

也算是一种积极的应对。

十年前,我们因为SARS获得教训,十年间,我们也因此获得经验。然而,十年后当禽流感再次发生的时候,我们看到政府和公共部门在面对如此的公共安全事件方面–并没有让人感到有明显的成熟和工作能力。结果,我们就只能猜测留言,相信板蓝根和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混乱。从某种层面说,政府依然表现出公信力丧失的囧状。人们之所以只相信板蓝根,一方面还是不相信公权力所发布的权威信息。另一方面,还是我们并没有享受到一个社会来自政府和民间两个方面,因对公共安全紧急事件的可靠预案和体系。

这种不信赖,导致我们在地震的时候会混乱,在洪水的时候混乱,就连隔壁邻居日本的核事故我们也会发生恐慌和混乱。这种对官方消息的不信任,连同民间社会个体之间的彼此冷漠和不信任,构成了一个缺乏诚信秩序的不安全社会生态。

相信我们还记得那一场滑稽的抢盐风波。2011年3月的时候,日本强震所引发的核扩散危机蔓延,国内部分民众并没有因日本灾民的秩序和淡定而感动,却反常的告诉日本受灾群众他们对核问题的担忧和躁动。因惧怕日本核污染扩散影响,爆发了可笑、哄乱的食盐抢购潮,一包原本1.5元的食盐被炒到数十元或更高。

在恐怖的核事故面前,日本民众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恐慌和盲目。除了国民素养之外,最大的原因可能在于政府的及时应对和全面介入。而日本国内的几大媒体更是第一时间全时段滚动播出,为民众提供必要的事故咨询。也许,在许多日本民众看来,他们只需要做好应该做的就够了,他们相信政府说言,更相信政府会对他们负责。

不管是十年前的SARS,还是两年前的抢盐风波,又或者是正在发生的禽流感疫情。我们往往或许会发生,疫情有的时候并不可怕,并非是洪水猛兽。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或多或少发生一些这样的那样的意外事件。板蓝根也并非是万能的药方。所有的教训仿佛都在教育政府和公共部门,应该对公众负责,当类似的公共事件发生时,应该及时完全公布出准备的情况和资讯。这是一个必须,也是我们应对的前提。之后,我们才能看到政府为此做出了那些因对和措施。

为什么公众只相信板蓝根?在板蓝根和信息透明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反比的关系。当信息透明得到公众知情权满足的时候,板蓝根的需求才不会得到盲目哄抢,当板蓝根被相信我绝对唯一的可靠时,也可能正是因为信息不透明而带来的负面恶果。我们相信,面对确实属于非人为因素或不可控的事件时,人们没有理由不分青红皂白而将问题归结为政府问题。而恰恰是因为,政府可能即没有准备透明公开信息,又在事实的问题上存在某种失职。

在板蓝根与信息透明之间。信息透明意味着公众的知情权和事实真相,公共部门有义务及时发布真实的权威资讯,并依此采取到位的解决措施。而板蓝根算是公众群体在缺乏了解必要资讯的情况下,更多是出于一种自我应对的无奈之举。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