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迅雷:司法为何草菅人命

  ·  2013-04-01

许多命案的审判,由于实体证据不足,审判者心里发虚,就给被告人判个“死缓”,留一条命在监狱里再说,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公检法司的做法。引起巨大轰动的“浙江叔侄奸杀冤案”也是这样。

2003年5月,叔侄二人开货车从安徽去上海,搭乘了一位老乡、17岁的小姑娘王冬到杭州,小姑娘后半夜在杭州下车后打出租车,之后被发现死了被跑尸水沟,结果杭州警方逮住了叔侄二人张高平、张辉,两人二审分别被判死缓和15年徒刑,服刑已近10载。现在,此案再审判决,宣告二张无罪。

为了破案,追求“破案率”,追求司法政绩,就大搞刑讯逼供,这也是“中国特色”的做法。刑讯逼供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一面刻着办案者的政绩追求,一面刻着冤案率的最大比例。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田文昌一针见血地说:“这类的冤假错案,最大的问题就是取证非法,说具体点就是刑讯逼供。过去的赵作海案、聂树斌案这些案子都是由于刑讯逼供所带来的严重恶果。最近我在北京还办了一个没有任何物证的案件,仍然认定为故意杀人。所有这些案件的形成可以说冤假错案形成的元凶,真正的元凶是刑讯逼供。”

该案警方如何逼供、诱供?据《南方周末》报道:两人没有被送进看守所,而是关在西湖刑警大队办公地。张高平右臂上被烟头烫的痕迹至今清晰可见,“不让我坐,站着睡着了,就用烟头烫”。张辉被送往拱墅区看守所,“牢头”袁连芳早在同一号房等他,同监舍犯人“收拾”张辉后,袁威逼诱引张辉写了下认罪书。“所有的供述,都是他写好,让我背,背不出来不准睡觉、吃饭。”这个袁连芳,杭州人,因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判刑6年。袁的口才很好,“能给你从天说到地、从外说到内”,他成为“狱侦耳目”后,屡立“奇功”,自己获得减刑。在浙江省看守所,张高平也遇到了牢头狱霸的逼供和诱供,并按牢头的指示抄写了杀人过程。张高平感慨地说,“打我我勉强可以理解,但牢头狱霸为什么能知道案情?公安机关为什么串通罪犯?宇宙飞船都上天了,杭州公安怎么还能用诱供、逼供这种古老的方式办案?”

“狱侦耳目”,正是中国特色公检法司的做法。警方强调高效率的侦审合一,在看守所在监舍里安排“耳目”,甚至滥用“耳目”,以获取破案线索,这就是他们的“办法”。2008年3月,被控犯下灭门血案的河南农民马廷新被无罪释放,张高平在报纸上读到这个消息,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袁连芳。当年,袁连芳从1040公里外的杭州抵达河南鹤壁市,做同样的事:成为“狱友”,“教导”马廷新交代了“犯罪事实”。无论在鹤壁市第一看守所内与马廷新同监,还是在拱墅区看守所内与张辉同监,“耳目”、“线人”袁连芳均是“大哥”、“号长”,参与促成“重要嫌犯”承认“罪行”。

张高平说,他永不原谅刑讯逼供者,“我要起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女神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断定我们涉罪,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们。应该按照国家的法律来办。”这个所谓的“女神探”,就是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被“誉为”杭州政法界“三大女杀手”之一。这个“女杀手”,还是全国 “三八红旗手”,看来真是“两手抓”两手都很“硬”。“浙江叔侄奸杀冤案”的主要制造者,是中国特色的公检法司,而在具体的“实施者”中,聂海芬是第一号人物。她当年说:“案犯交待是实施强奸了,也成功了。但是我们从尸体上找不到这上面的痕迹,也就是没有犯罪嫌疑人的精斑等等。”没有任何证据,但你就是有罪——这就是中国特色办案人员的哲学家思维。只证明自己假设的正确,而不是证明案件的真相,这,就是中国特色办案人员的可怕思维、可悲做法。

在当年,被害小女孩王冬的8个指甲末端检出了混合DNA谱带,可由死者王冬和一名男性的DNA谱带混合形成,但排除张辉、张高平与王冬混合形成。可是,“叔侄奸杀冤案”还是形成了。找到的DNA谱带,与二张无关;而找不到的精斑,却说可能因为被水浸泡消失了,反而与二张有关——这是什么逻辑推理!这是什么思维能力!指甲末端的那点东西没有被水冲走,阴道里的两个人的精液却被冲得一干二净?这就是中国特色“神探”们的水平啊!

看过当年央视鼓吹聂海芬侦办“叔侄奸杀案”的节目《无懈可击——聂海芬》,你就不难明白什么叫聪明的愚蠢和愚蠢的聪明,什么是办案的身在庐山,什么是办案的路径依赖,什么是办案的巨大盲区,什么是办案的一叶障目,什么是办案的自以为是。他们为了证明自己推断的正确,通过种种“作案”般手段,把办案也变成了作案!

警方为了追求破案,为了自己的破案政绩,为了证明自己的判定是对的,就“大胆假设,一心求证”,“说是你杀就是你杀不是你杀也是你杀”,公检法一联合,你就乖乖地进“号子”吧。

与“潦潦草草地制造冤假错案”一样,“认认真真地制造冤假错案”同样是中国特色公检法司的特色。像“作案”一样地“办案”,如此这般的“无懈可击”,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那么,“女杀手”聂海芬“杀”出来的另外300多件“铁案”,该不该好好复查一遍?

“浙江叔侄奸杀冤案”与美国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的冤案情节颇有些相似。电影中,银行家安迪因为妻子有婚外情,酒醉后本想用枪杀了妻子和她的情人,但是他最终没有下手。然而一个不幸的巧合发生了——那晚另外有一个人枪杀了他的妻子和她的情人,于是安迪被指控为谋杀,并获判判无期徒刑,这意味着他将在肖申克监狱渡过余生……而最具中国特色的“浙江叔侄奸杀冤案”,远比《肖申克的救赎》丰富,在美国可是没有举着“红旗”的“三八”手。

公安机关抓了无辜者,放走了真凶,导致真凶又杀害一名无辜者,难逃其咎。真凶勾海峰,吉林省人,杭州夜班出租车司机,正是杀害女大学生吴晶晶的凶手,2005年4月被判处死刑,审判机关同样是杭州市中级法院。

司法草菅人命,让好人进监狱,让坏蛋再杀人。“我没地方申诉,我就在监狱看各种各样的案子,有没有和我们相似的案子。”2005年,张高平在监狱电视里看到杭州出租车司机勾海峰杀害吴晶晶抛尸下水道一案。“我就强烈地感觉到,是他。太相似了。那个吴晶晶就是搭乘出租车的,而且我们让王冬下车的地方就距离吴晶晶案案发地点不远。我一直在向警官反映这个情况。当时我的反映没有得到重视。”直到2011年11月,才通过DNA比对,找出了真正的犯罪分子勾海峰。其间,如果没有记者与律师为了铲除邪恶、匡扶正义而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进行曝光与推动,这“迟来的正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呢!

辩护律师朱明勇感慨地说:十年啊,十年冤狱。张高平是我执业以来遇到的第一位在监狱拒不“认罪”的人,他不接受“改造”,不要求“减刑”,不管多少次被关进 “严管队”,不管受到什么“苦头”,他永不“认罪”。他十年来研究全国各地的冤案,警察都说他可以当个侦探了,他熟知十年来全国所有的热点案例。

久病成良医,窦娥成侦探,这是如何的幸与不幸?!只是中国特色的“逼供破案”、“命案必破”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司法”变成“政法”,这体制多么可怕。如果不彻底变革背后的司法体制,司法必将继续草菅人命,冤案注定还会一再发生。中国的公检法司,决不能弄得恶贯满盈,决不能弄得铁板一块、“无懈可击”。

让我们记住张高平在再审法庭上说的振聋发聩、发人深省、醍醐灌顶的话:“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检察官。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