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莫让移民焦虑黯淡了“中国梦”

  ·  2013-03-27

只要卖掉正在住着的60平米的房子,葛今移民新西兰的资金就可以到位。在顺利拿到了雅思4分的成绩以后,葛今筹划了已经两年的移民计划终于进入倒计时。(26日《新快报》)

人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全球化时代模糊了国境概念,有能力的人移民海外过更好的生活符合逻辑常识。新闻源中提高的葛今,不过是中国移民移民的一个缩影。正常的移民不可怕,甚至应该鼓励,因为这体现了中国融入全球化的水平和社会开放的程度。

但是,如果移民成为潮流,甚至变成了恐慌,就应正视并分析原因。如果说很多人买房买车也要移民,哪怕出国卖水果也心甘情愿,就不得不省思社会出了问题,得了贵恙。

按照任志强的说法,“移民的原因有许多种,但最重要的是安全感。生命的安全,财产的安全,食品的安全,空气的安全,教育的安全,权利的安全等等,没有安全感是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原因。解决了公民安全感的问题才能建立稳定的社会。”

任志强的说法未必全对,但的确切中中国社会的痛点。转型期的中国,社会治理不够完善,社会公平难得保障,社会保障刚刚启动,生活环境不够乐观,这些社会原因,导致国人对生活失去了希望。而权力与资本的不正常关系,收入差距的拉大以及生活成本的压力和难得安居的现实,又使得人们产生了换一个国度生存的想法。

互联网时代,世界各国的生活图景很容易进行现实的对比。当国人体味到现实生活的种种失落后,从而产生心理焦虑,形成移民情绪的积累,发达国家就成了国人翘首企盼的幸福乐土。

令人不安的是,据招商银行和贝恩顾问公司联合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个人资产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大陆企业主中,27%的人已移民,另有 47%的人在考虑移民。胡润联合中国私人银行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也大抵报告了同样的富人移民比例。富豪移民,给人以这样的印象:中国市场环境不好,缺乏创富的可持续空间,还有富人财产得不到法治保护。除了富人,官员亲属移民的现象更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惶恐,因为公仆们都让老婆孩子移民,中国社会还有什么留恋?连续好几年,对于舆论质疑中国“裸官”数量,中国监察部部长兼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马馼都无法提供明确答案。越是如此,公众越困惑不安。而官商同声一起的移民,是造成中国社会移民焦虑的主要因素。

有权有钱的都移民了,一些白领和准白领阶层,自然也沉不住气,欲到外国追寻他们的幸福生活。一般而言,中国社会并不存在真正的中产阶级,就像新闻中提到的葛今,他不过是有知识和固定职业的工薪阶层。这类人群要出国,光是移民费用都要倾家荡产才能凑足。放弃国内小康的生活,裸身出去到外国从底层重新打拼,这本身就是极具讽刺意味的中国式悲剧。

这种悲剧是个人的,更是社会的,因为一个不能留住精英人士的国家,必定是社会治理出了问题,有了短板,存在顽疾。而这,也让“中国梦”黯然失色。

“中国梦”让人期冀,但要变成超越发达国家的民生现实,才能让国人缓释移民焦虑,根植于故乡故土。

转型期的中国,亟须实现全方位的社会治理升级,实现了中国人“中国梦”的家国情怀统一。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