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金桂:中国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失误在哪里?

  ·  2013-02-25

一次看《欧洲时报》,有篇外国人写新疆喀什的事,他说参加一个当地维吾尔族领导儿子的婚礼,他是唯一的外族人。问对方他的汉族同僚怎么没来,他说彼此往来很少,接着赶紧支开话说别的。我就此事问同车一对在疆工作的汉族年轻夫妻,他们很愤怒地说镇压他们就是对的。计生照顾;升学照顾;评职称照顾,对新疆的汉族人不公平。我说那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区域发展落后不是他们的责任,你们觉得可以就呆不可以就去内地,反正都是大学生,又这么年轻,哪里都行。

这俩年轻人的话引起了车里绝大多数人的共鸣,他们讲了新疆讲西藏,历数汉族和中央政府对他们的照顾,最后的结论就是这些少数民族不知足,得那么多好处还搞分裂活动。我说动辄就将照顾挂在嘴上,本身就是歧视,因为只有对于弱者,这个词才成立,先入为主定调了歧视基础。因为争议,我们一伙本来素不相识的人,一上午都因为这个话题不愉快。

世界各地的文明国家对少数民族的特殊政策五花八门,但多是从人类学和地区差异的角度考虑问题,他们人数少,有些民族所处的环境差,作为公民,国家有促进区域均衡发展和保障民族生存、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义务。本来这是非常正常的工作,在中国怎么就变成了多数族和政权对少数族的恩惠和照顾?如果说的再具体些,人家还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保卫边疆了,该不该给他们应有的利益和回报?

汉族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几十年来在民族问题上缺乏宽广胸怀,宪法规定各民族平等、宗教信仰自由,实际上却将差异看成民族分裂和国家分裂的基因,狗逮耗子似的做了不少干涉人家信仰和文字的事情。而且不仅做了,还让他们有热烈欢迎的表示,恶心不?缺德不?扪心自问一下。

中共有个被称作统一战线的法宝,据称战无不胜。它利用这个跟血海深仇的国民党联了手;跟日本战俘有过合作,这一过程中都不干涉对方的个性,怎么对国内的少数民族反而如此缺乏宽容?在信仰已经弥足珍贵、社会风气臭气熏天的时代,只要不干坏事,人家信什么都是自由,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种信仰,当然不应该在现在作为处理民族问题的方式,将有信仰的他们和民族地区一概以落后称谓,是地道的无知。

中国处理民族问题的误区,在于迷信政治强力和GDP的力量。毋庸置疑,对于有七情六欲的绝大多数人,强力和金钱都会对信仰产生巨大的改变力量与扭转作用,只要我们对比以往虔诚跪拜的一些喇嘛以后躲在大柱子后数小费的事实,以及僧人唱红歌等事情,上述结论就毋庸多言。然而,民族地区的问题并没有因为不断加大的维稳与经济实力扩展消弭,有时反而非常尖锐,难道不说明这方面工作的失败、急需调整思路吗?

民族问题的根本在于文化问题,是彼此尊重和宽容,是一种平等态度,根本目标是和平相处而非谁控制谁,需要跳出经济基础决定论看问题。清代对西藏的关系就处理的比较成功,拿出个雍和宫和小布达拉宫,由宗教界的上层担任中央和地方的联系工作,在国家意志、西藏上层人士、下层民众诉求方面找到了最大公约数。

中国外交史上的许多讲和,都是跟夫妻吵架后找个台阶下一样完成的,比如乒乓球外交、英国帮忙传话的中美建交、李肇星跟日相在厕所里搭话等,没什么神秘的。在中国大陆和藏独、疆独矛盾现状中,从民间和文化人士方面寻求出路,与海外流亡的达赖等人对话,不失为理智选择,因为他们在本民族中的公信力是无可怀疑的事实。

构建和谐社会提了这么多年,民族复兴梦被想象的美轮美奂,如果国内民族间的互信与和平都实现不了,理想就是一句空话。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现有1条评论

  1. 新疆汉人说道:

    "我说那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区域发展落后不是他们的责任,你们觉得可以就呆不可以就去内地,反正都是大学生,又这么年轻,哪里都行"。你妈b,我几代生活着,你北京、上海给我房,我现在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