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空中120”的使用如何兼顾公平?

  ·  2012-04-13

广东省人民医院出动直升机,将一名先天性心脏病女婴从汕头市接到广州救治,省政府应急办就此事向新快报记者表示,那是广东“空中120”常态化的一次预演,“只要机制、细则最终确定下来,很快就可公布实施了。”

目前航空救护的门槛很高,直升机出动急救运转一次,费用从2万元到3万元不等,甚至更高。如果费用病人自负,“空中120”势必成为富豪专享产品。如果不用病人负担,又如何分配明显稀缺的航空救护资源?

航空救护短缺,是通用航空整体短缺的一部分。美国民航与通用航空的产值比是1:32,中国是1:0.67,通用航空飞机总数只有巴西的十分之一。通用航空大概是与中国整体经济水平最不相称的产业,原因主要是严苛的空域管制和行业管制,民航业尚且怨声载道,通用航空更是起步维艰。航空救护严重短缺的恶果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暴露无遗,以至于业余航空爱好者开着动力伞都出了一把风头。

2008年之后,发展通用航空提到中央政府议事日程当中,各省陆续组建航空应急救援队伍。今次“空中120”预演大概是政府应急航空队伍的业余之作,将应急航空日常投入航空救护运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毕竟维持一支队伍开支不小,而且平时执行任务太少的话,不利于技术积累,寓训练于经营则两全其美。设想虽好,但落地并不简单,在市场尚未成熟的时候制定规则过细,需警惕副作用。任何新兴行业,它的市场机制都不是某个人设计出来的,而是优胜劣汰选择出来的,没有被淘汰者,就没有成熟的市场。坐在空调房里设计出来的机制,要么阻碍行业发展,要么在市场中遭遇损失,这个损失由全体市民承担并不合理。正如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所说:“航空急救费用很高,不可能每个人都付得起,即不能人人享用,则有失公平。”

广东省通用航空公司是国营单位,国营单位的弊病在于利润不能刺激供应,在国企为主导的市场中价格失去最优调配资源的功能。让民企与国企在同一规则下竞争,很难做到公平。如果航空救护的规则为国企度身定制,则航空救护市场注定前景黯淡,重蹈通用航空发展的覆辙。

据报道,广东省目前已有15.7万名千万富豪,再加上外籍人士和享受全额公费医疗的官员,他们都是航空救护的目标人群,即使费用由病人自负他们也能负担得起,这批富裕人群足以支撑航空救护市场。市场没有起来并非缺机制,而是管制太多,当务之急是清理不合理的规制,否则民营资本不能进入,民间资本不进入就没有竞争,没有竞争就不会产生合理的市场机制,没有合理的市场机制,就不会有合理的价格与服务。这才是市场的逻辑。

所以,政府应该做的不是亲自运营,而是以己之长替民间资本扫清障碍。

(文章发表于2012.4.13《新快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