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金桂:请保障人大代表弃权的权力

  ·  2012-12-23

近日,中山大学财税专家刘虹受邀为新一届省人大代表授课、讲解如何审查财政预算时称:“预算要有细节才能给出态度”。并发出微博呼吁: “看不懂预算别乱投赞成票。”(新闻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21221/095514077595.shtml

毫无异义,如果能够顺畅地实现这一步,中国财政预算和人大制度将实现历史性突破,虽然离美国公布几百页的预算账单尚有距离,也起码接近了一大步。但中国的事情都是很微妙的,表面上看,赞成、弃权、反对是三足鼎立的平等权力,投哪个都正常,可多少年的事实都证明,似乎草案的制定者接近先知先觉和全能一般,财政预算永远都能以压倒性多数投票通过,弃权或反对者寥寥无几。如果你弃权或反对,可会有以下两种情况发生:

一是台上的将你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你为什么反对或弃权?不拥护党或政府?你会不会对制度或人大工作不满要出去说三道四影响政府形象?如果有人觉得我在夸大其词或危言耸听,还真想错了。除非你铁定了要做另类,下届被淘汰出局。因为领导们是不喜欢总挑他们刺儿的代表的,而他们对谁当代表有决定权。

二是下来可能会友好地跟你谈心: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需要解释?我们工作做得不到位还请你多多批评支持之类。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我一个朋友在某人大当代表,一次开会的场所正好前几天双规了一个贪官,新头们忌讳,会议记录没有按常规写开会地点。我朋友说装档案的东西应该正式一些,还是写上为好。下来就被领导关怀做了老半天工作。为这鸡毛蒜皮子耽误半天工夫,下次你还愿意提意见么?何况微弱的反对声音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弃权和反对是明明白白赋予代表的权力,但用几次就知道了,这东西笑比哭还难看。

一名曾在财政局工作的人士告诉刘虹,自己在财政局工作过知道财政局的难处,如果把细节写到预算里,以后就没有办法调整,所以在编制中不可能有细节。这话说得真实在。中国总是特色的,所以美国那样几百页的预算账单不能制作和公布,这已经不用我多说了,地球人都明白。如果变动海量,那还要预算干嘛?滑到哪里算哪里就好。

我想举两个通俗的小例子来解读该官员话里的部分意思:一个熟人想买移动硬盘,去找单位管采购的,说大批量采购便宜些,给他带一个。想不到朋友说你还是去中关村自己买吧,同样的货我们采购的要贵出三分之一。第二个小故事是这样的:一采购去为单位买复印机,说买了这么大东西还不送个什么别的,结果给自家拿回一个打印机,票据开了复印机,拿回去报销。至于吃回扣;到自己单位的关系户那里消费、洗钱、给领导送卡的“办公用品”发票……已经老套的没意思说了。预算如果编详细了,这些可怎么办?

抓阄和匿名投票是人类解决公平正义方面的巨大发明,当权力的掌握者监视你按下赞成、投票还是弃权的按钮;是举手还是不举手时,投票结果能否反映投票人的真实意愿便显而易见。其实这种投票本身就是来完成程序的,要是真要投票决定,只需一个票箱一张纸一直铅笔而已。而现状往往是无关紧要的事或事先玩定的结果才采取匿名投票,原始的举手不知还要发挥多久作用。

其实刘虹老师也是在瞎操心。人大代表本身就是配合政府工作的,其中至少60%以上是官员。人家都是合作人,给财政部拆台,这就是不懂事了。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