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是谁在放任和怂恿鸡血的爱国?

  ·  2012-10-15

915那一天砸穿西安日系车主李建利颅骨的嫌犯已被警方抓获,他是21岁的泥瓦工蔡洋。这个小学五年级辍学,从老家来到西安的“90后”,已经吊在空中刷了两年墙,刚刚为涨到200块一天的工资而感动振奋。他喜欢看抗日剧、上网玩枪战游戏,还在项目经理的奥迪车上撒过一泡尿,为此“感觉很爽”。他想证明“我很重要”,于是喧嚣的游行队伍给他提供了宣泄的机会。

每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是裸泳者。但对于今天蔡洋这个“裸泳者”,我没有丝毫的嘲笑与鄙视,充满的却是悲哀与同情。日系车主李建利因颅骨被砸穿仍然躺在病床上,他是事件的直接受害者;蔡洋是施害者,也必将因其伤害行为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他本人又何尝不是个受害者?!只是所有的受害都无法补救,但不是所有的受害者都能找到冤头债主,不是所有的施害者都能受到惩处!

蔡洋不算这个社会中的失败者,虽然文凭不够,但是收入仍然让他的同龄人和同伴羡慕;虽然渴望爱情而不得,但它是这个阶段的年轻人共有的焦虑。我们不能简单把它归结于学校教育的失败,因为他小学五年级就已辍学;我们也不能把他归结于家庭的贫困和缺少家教,因为出自同一个家庭、在山东打工的蔡洋二姐蔡玉凤对他砸车感到极度气愤:“你去砸车正常人都觉得你要赔偿。我们负担不起!”但蔡玉凤的一番训斥换来的是蔡洋的反击:“这是爱国行为!我鄙视你!”

蔡洋外出打工几乎没有向家里寄过钱。他曾偷偷把家里的电动车卖掉,拿钱自己出去花了。就在2012年夏天麦收的时候,蔡洋回家和父亲一起帮邻村一家人盖房子,回西安前,蔡洋又瞒着家里领走了父亲两千多元的工钱。显然,没有一个家长愿意自己孩子如此不尽责任。

我们看到的蔡洋,是一个不承担具体责任而空喊爱国的“爱国者”形象。他肌肉发达,形象具体,但是头脑模糊,灵魂不清。在这个时代中,他不是惟一,而是代表。

对于他残缺的形象塑造和人格养成,家庭和学校不应负主要责任,负主要责任的就只有“社会”。可是在社会中,在正常的人际交往和商业活动中,责任和守信都是具体的、基本的要素,如是,我们要寻找蔡洋残缺人格的罪魁祸首,只能从社会的“灵魂导师”——媒体中去寻找答案。这样的“灵魂塑造”,既有可能是长期养成的结果,也可能是一时亢奋的速成结果。

保钓演变成向自己的同胞打砸抢烧,“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革”难辞其咎,一些主流媒体不务正业,长时间背离客观全面报道的媒体操守,煽风点火,挑动民意和仇恨,也“功不可没”。它直接导致广场效应下人们的智力和道德水准急剧下降。正如评论人赵楚所言:“(某某时报)代表的鸡血媒体对目前国内社会的撕裂,公众思想的混乱,乃至915类型的骚乱负有直接的煽动责任,践踏媒体良知和职业伦理的标本,这大是大非不能无视。”

可以说,一些人打砸抢烧的鸡血式爱国,正是一些主流媒体不负责任给民众打鸡血放任纵容甚至怂恿的结果。乃至于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前,蔡洋还不明白自己闯了什么祸。“网上对我一半支持一半反对。”他对母亲说。从中可以看到,鸡血爱国者蔡洋的信息来自网络,而网络上的鸡血爱国者助长了他的亢奋,网络上鸡血爱国者又往往受到主流媒体长时间“一边倒”的舆论倾向的“神授”和推波助澜。

所以,在西安砸头事件中,罪恶并非只是蔡洋一个人的!他个人受到法律制裁,固然是罪有应得,但是我们这个时代以挑动情绪、制造仇恨为能事的一些媒体人,是不是也是罪恶的一分子?!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