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洋:为何做不到“理性爱国”?

  ·  2012-09-17

现在的“保钓运动”在我国可谓“如火如荼”,风起云涌。

爱国热情的空前高涨,固然令人欣喜,但有人借机搞“打砸抢”,不免让人“未歌先敛,欲笑还颦”。

这种“由爱而恨”说明什么?我们为何做不到“理性爱国”?这大抵与我们的传统文化,亦即传统的思维及行为方式有关。

在我国还远谈不上是个“法治”国家,基本上还是依靠“德治”,亦即依靠“道德”的力量。较刚性的理性的“法治”,“德治”当然是软性的情感性的,容易情绪化,容易冲动,容易走极端。

为了社会的健康和谐发展,包括人类自身的繁衍,或许只有在法治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德治”与“法治”的“并行不悖”“优势互补”,实现“理性回归”。道理很简单,说起来现代社会“人人平等”“婚姻自由”,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乱伦”了。近亲结婚直接危及人类自身的发展。这是科学,是真理。只有法治,可以最大限度地遏制人们“乱伦”的兽性欲望或原始冲动,从而有效阻止人们的“乱伦行为”,促使人类回归理性。再比如各级官员的腐败行为,很明显是由于缺乏刚性法治基础上的监督制约,从而使各级官员的“兽性欲望”或“原始冲动”没有得到有效遏制,使腐化堕落不仅成为可能,而且似乎除了“腐败”,他“别无选择”。“腐败行为”是“缺乏自我约束能力”的体现,亦是情绪冲动的产物。因为“腐败”是一种“剥削”“不劳而获”“寄生虫”行为,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那么这些“被压迫被剥削者”自然无法容忍。又因为缺乏或没有诸如“监督制约”这样的强有力的可以“立竿见影”的武器,人们的“反腐败”行为自然会表现为“诅咒”,情绪上的“激烈对抗”,甚至不惜“与汝俱亡”“玉石俱焚”。没有“法治”,没有“监督制约”,导致“腐败”与“反腐败”的日益情绪化、对立化。在目前全国“保钓”运动中出现的“打砸抢”,不排除就是这种情绪的“外延”。这毕竟是一个可以发泄不满的机会。

由于“法治”的缺位,“情绪化”的东西在我国可谓“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比如我们的宣传领域就不同程度存在“情绪化”或“煽情”倾向。就如在夏天,我们老是喊热,越喊越是“口干舌燥”。至于为何这般的热,如何才能有效的避免这热,如何才能有效的防暑降温,便极少提及了。为何这般闷热难熬?因为正值三伏!因为这几日受副热带高压控制!多简单的问题,你就明明白白告诉他嘛。他知道了,理解了,各人自会想办法去避暑。怕只怕,所以对“夏天”讳莫如深,那是怕人向他讨要“高温补贴”,要“橙色预警”“红色预警”,要“这权益”“那权益”等。这样的“煽情”,如何能让人“从容淡定”“理性回归”?

再说一个例子。我们特别注重在各行各业选树典型,他们的“几十年如一日”的先进事迹,确实可歌可泣。但话说回来,一个没有手指的残疾老师,坚持在乡下教学多少年,说明什么?固然说明本人的毅力超群,助教为乐。同时是否说明当地教育部门的“长期严重失职”乃至“渎职”?我们选树先进典型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普及推广,以点带面,起到某种“示范效应”,或让这种“奉献精神”发扬广大。这似乎已成公论,但却经不起推敲。就如上述那位残疾老师,你在对他大力表彰的同时,却有意无意的掩盖了当地教育部门的“失职”“渎职”,这种“掩盖”,或许会“促使”当地教育部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继续他的“失职”“渎职”。在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情绪化”的产物,是“德治”与“法治”的分离。选树先进应该属于“德治”范畴。我们在选树先进,亦即提倡“德治”时,却自觉不自觉忽视了对深层问题的进一步考虑,对导致这种社会怪现状的根本原因的进一步追究。这显然无助于根本问题的解决。这就是“德治”的“情绪化”和“局限性”“有限性”。如果在对残疾老师进行大张旗鼓表彰的同时,对当地教育部门的“失职”“渎职”进行相应的处理或“责任追究”,实现“德治”与“法治”的有机结合,实现“理性回归”,社会效果是否会更好一些?

关于钓鱼岛,不管日本的做法在国际上(对我国)如何形成“侵权”,如何“非法”“无效”,但在日本国内,它的“购岛”行为,却无疑是“理性的”“有法可依” 的,可以“立竿见影”的。而我们的“保钓”运动,声势再浩大,情绪再高涨,理由再充分,由于目的的极不明确或极为模糊,由于缺乏应有的理性,说到底,也只是一场“轰轰烈烈”但未必是“扎扎实实”的运动。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