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可真:严守国法和克尽职守就是爱国——对“爱国”的反思

  ·  2012-09-16

有博主为“保钓”而在科学网发起“爱国签名”的倡议,我不反对,也不反对别人去签名,但我本人没有响应,却因此事及其他相关之事而陷入了对“爱国”的反思,这种反思在昨日所发的博文《“理性爱国”逻辑混,“依法爱国”才合理》中已有所体现,其中写道:

“公民社会里,每个公民都必须首先学做一个国家法律的守护者。公民社会的公民教育,最基本和最基础的内容应该就是守法教育。实际上,只要是一个守法公民,他(她)就不可能采取损害国家利益的不爱国行为,因为爱国道德的基本精神已融入公民社会的宪法和法律之中。绝对不会采取不爱国行为的守法公民,他们在涉及国家利益的事情上所能做和可做的就只是爱国之事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公民社会的法律守护者未必具有高尚的爱国情操,却绝对不会做出有损于爱国道德的缺德事。正因为如此,对于公民社会来说,公民教育不可少,爱国教育却不必有。”

这里想进一步说明,一个公民只要做一个守法良民,他就绝对不会做不爱国的事,因为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是为国法所不容的;另一方面,一个职业学者只要安守本分,尽职尽责,做好学问,执教者再做好教育工作,这样的职业行为本身就是属于爱国行为。

因此,作为一个公民,一个职业人员,严守国法和克尽职守的行为,就足以使其成为一个地道的爱国者。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对于有职业的公民来说,严守国法和克尽职守,这就是他们的“责”了。

当然,除了做一个地道的爱国者,如果在本职工作之外,尚有余力能为国家做更多有益的事,就更能成为一个比较杰出的爱国者了。但这种“业余爱国行为”已不属于 “爱国”之“责”(责任)的范畴,而是属于“爱国”之“义”(道义)的范畴了。“爱国”之“责”是应尽而必须尽到的义务——尽到这种义务属于“称职”,未尽到这种义务属于“失职”;“爱国”之“义”是可以履行而不必履行的义务——履行这种义务属于“侠义”,未履行这种义务属于“非侠”。

从中国历史上看,对“侠义”行为多持肯定或赞赏态度,唯崇尚“以法治国”的法家对“侠义”持否定态度,如《韩非子·五蠹》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此天下所以乱也。”不知现代法治国家的具体情况究竟是怎样(按:笔者未有这些国家的社会生活体验),但是从法家的态度可以推断,现代法治国家至少不会鼓励人们“行侠仗义”,因为这种行为可能对国家法治秩序构成一定的威胁,故鼓励“行侠仗义”的冒险做法必不契合于现代法治国家的法治精神。

其实,如果每个有职业的公民以及政府和政府中的官员都能严守国法和克尽职守,从而都成为地道的爱国者的话,也许普通公民自发举行“爱国游行”、“爱国签名”之类的事情就不会发生,至少必不会多见。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