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可真:“理性爱国”逻辑混,“依法爱国”才合理

  ·  2012-09-16

最近几天因钓鱼岛问题所引发的一些地方的涉日游行活动中,出现了一些打砸抢行为。对于这些打砸抢行为应予怎样评判才是恰当的?从最近发表在网络上的相关评论文章来看,《人民网评:我们怎样保卫钓鱼岛?》(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2/0915/c1003-19018681.html)的评判具有代表性,该文将这些行为判定为“非理性的行为”,其他许多相关评论也都作了如此评判。这种评判看似有道理,其实不恰当。

人的一切行动都是直接受其意志支配的。所谓理性的行为,是指依据价值判断(属于情感活动)来做出行为判断(属于意志活动),也就是在做出行为判断之前,先要弄清楚是非,在分清是非的基础上,再来决定自己该采取怎样的行动。故所谓非理性的行为,也就是指在是非不分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行动。

那些打砸抢行为是不是行为主体在是非不分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行动呢?从人民网评的那篇文章提出所谓“理性爱国”的概念的情况来看,该文章是肯定这些行为属于“爱国行为”的,只不过认为它们不属于“理性爱国”,而是属于“非理性爱国”。这种观点其实是似是而非,根本站不住脚的。既然承认其属于“爱国行为”,就得同时承认这种行为是属于“理性行为”,而不是属于“非理性行为”,因为无论“爱国”者采取怎样的“爱国行为”,其行为决定都是以某种明确的价值判断作为依据的,就是说,他们事先是知道自己应该“爱国”,而不应该“不爱国”的,正是在分清“爱国”与“不爱国”的道德是非的基础上,他们才做出了相应的行为决定并实际采取了“爱国行为”。据此,怎能说他们的“爱国行为”是属于“非理性爱国”呢?凡是“爱国行为”,都是且必定是属于“理性行为”。“理性爱国”与“非理性爱国”的提法是不符合心理学原理的错误提法。

实际上,那些发生在涉日游行活动中的打砸抢行为,如果是出于行为主体的“爱国”动机,即在其行动之前,他们自知应该“爱国”并决定采取这种行动来证明自己有自觉的“爱国”意识的话,那末,这种行为当然是属于“理性行为”、“爱国行为”。

但是,“理性行为”、“爱国行为”是有多种具体形式的,其中以打砸抢方式表现出来的“理性行为”、“爱国行为”,则是属于“违法行为”。这种行为是表明,行为主体虽然知道“爱国”的道德是非,却不知道“守法”的法律是非,他们不是在不分“爱国”与“不爱国”的道德是非的情况下采取了一种“非道德理性行为”,而是在不分“守法”与“违法”的法律是非的情况下采取了一种“非法律理性行为”。

要而言之,那些发生在涉日游行活动中的打砸抢行为,即使是属于“爱国行为”,属于“道德理性行为”,它们也是属于“非法律理性行为”,属于“违法行为”。这里所暴露出来的一个重大问题,是爱国道德与国家法律的相互关系问题。上述行为表明,爱国道德与国家法律之间并不总是一致的,在一定条件下,它们是有冲突的。因此,爱国道德的信守者未必就是国家法律的守护者。

在公民社会里,每个公民都必须首先学做一个国家法律的守护者。公民社会的公民教育,最基本和最基础的内容应该就是守法教育。实际上,只要是一个守法公民,他(她)就不可能采取损害国家利益的不爱国行为,因为爱国道德的基本精神已融入公民社会的宪法和法律之中。绝对不会采取不爱国行为的守法公民,他们在涉及国家利益的事情上所能做和可做的就只是爱国之事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公民社会的法律守护者未必具有高尚的爱国情操,却绝对不会做出有损于爱国道德的缺德事。正因为如此,对于公民社会来说,公民教育不可少,爱国教育却不必有。

由此看来,针对涉日游行活动中发生打砸抢行为的现实情况,其实不该逻辑混乱地大呼“理性爱国”,而是应该呼吁“依法爱国”!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