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锋:民众爱国的真实动机是什么?

  ·  2012-08-28

——专向韩晓清先生讨教

关于保钓问题,确实是个很复杂很麻烦的大问题。最近一段时间,随着争端的升级,国内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抗议行为和不同言论。作为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我绝对不赞成抵制日货、打杂日货,甚至拦截日本大使车辆的不理性行为,同样我也赞成很多专家学者们从不同的角度去探讨危机处理手段。道理不辨不明,这是一方面,我们必须在争议中才能拿出最好的解决方案。而另一方面,既然需要讨论和争议,那么就必须排除大同而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哪怕这声音有多么的刺耳和让人厌恶。

作为不同声音中的另类,人民日报社驻日本分社韩晓清社长今日洋洋洒洒发表一篇长文,在文中断然指出前段时间两岸三地部分民间人士登上钓鱼岛的行为极不合适,不但不是在爱国,而且更像是在害国。能登社长高位,必当有过人的能力,理论素养也绝非常人可比。故此看了韩先生洋洋洒洒高论之后,深感自己学识浅薄,对一些细节问题还没明白,在此一并提出,谨向韩先生请教:

首先其一。韩先生认为民间人士的保钓行为,是在“一次又一次触动两国人民共同敏感的神经,一次又一次挑战两国人民忍耐的底线。”在此,我读出来的味道就是 “日本人民都是人民,而华人的人民中,却有那么一帮不安份的人,在无事生事。”关于这一点,或许韩先生可能身在日本,患了远视眼的病,对石原慎太郎等一拨日本右翼势力的各种小动作视而不见,日本人购岛、登岛的行为韩先生视而不见,或许压根就没看见。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看见了却假装没看见。所以我想问的是,华人登岛是挑战,那么石原上蹿下跳又是什么?

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韩先生似乎饱含深情,充满了对日本的感恩戴德。韩先生认为,没有日本的援助,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所以和日本发生摩擦对中国不利。日本的对华援助,我也略知一二,这一点不否认。但是不是离开了日本的援助中国的发展就寸步难行了呢?离开了中国廉价商品日本是不是也无法前行呢?是不是中国企业就在日本没有投资?这一点我无法准确回答,倒是韩先生自己给出了答案。韩先生特别指出,最近几年,“日本国内经济低迷,日元币值升高,促使大量的日本企业的产业向海外转移。但是相当多的日本企业没有选择中国,而是选择了越南、泰国、印尼等。”既然已经转移都转移了,那么何谈什么离不开呢?压根都没和你在一起啊。再说了,日本企业家也不都是傻子,现在中日关系不稳定,他们不往中国投资,但是是不是日本人不停地实施购岛计划,不断地登岛,“挑战两国人民,”他们就不会继续到中国投资呢?难不成现在三菱、东芝、索尼等都要撤出中国?或者说直到日本人渐进式完全占有了钓鱼岛他们才会重新返华呢?

一方面,韩先生口口声声称“自古以来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中国政府在各种场合已经再三重申了中国的严正立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私下把中国领土钓鱼岛的行政管理权转让给日本是非法的、无效的。”但另一反面,韩先生却又似乎略带不屑地表示:“钓鱼岛本来只是一个有争议的无人岛,钓鱼岛问题本来只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明明强调自己的东西,却又不屑地表示有争议。似乎更像是告诉大家这样一个道理:“我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一直以来都是我的老婆。但是,到底是你的老婆还是我的老婆,这问题还有争议,咱们不急,慢慢争,实在争不明白就叫儿子孙子们继续去争。”此话可否这样理解,请韩先生赐教。

为了给自己的论证加分,强调自己观点的正统性和高端性,在指出华人登岛是“害国行为”的同时,特别加了一个前缀的修饰“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动机。”按照我的理解,这是不是和“不明真相”的韵味一样,饱含的是不是更多的质疑呢?你们这些人咋咋呼呼登岛,究竟抱有什么目的?是不是别有用心呢?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不知先生以为然否。

最后一个小问题。韩先生在谈到日本产业转移东南亚的时候,讲了这么一句话:“必须认识到,把日本企业推向越南这样恶毒的国家,其后果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我想说的是,不管是代表政府的声音,还是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理性发言,在公开场合公开用 “恶毒”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一个国家,是不是合适?是不是得体?这是不是也在挑战中越两国人民的底线呢?烦请先生一并解惑,在此致谢!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