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义:行政道德的虚化

  ·  2012-08-22

当真相被披露,道德便再次遭受了嘲讽,为当下社会道德“塌陷”提供新的佐料。

事例一,云南巧家“5·10”爆炸案真相大白,赵登用是被人利用,仅仅是个“肉弹”。巧家爆炸案发生伊始,便被当地政府强力导向与拆迁无关和赵登用 “反社会”两个方面。巧家县公安局长曾经用职务和前程担保,“这个案件是赵登用所为”。中国人讲究“拍着良心说话”,只是当下的环境让人格担保变得孱弱,不如以前程作抵押更让人信服。人们在看,真相大白后,担保要不要兑现?

事例二,湖南永州市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在延宕6年后,近日出现了另一让人惊异的结局—受害者的母亲唐慧被劳教一年半。原因在于,该案受害者的母亲唐慧由于不满永州市公安局对罪犯“立功认定”申请,连续向多部门投诉,多次在公安、法院、人大等地点“哭闹”、“跪地喊冤”、“连续滞留”、“撞墙相威胁”,“严重扰乱了单位和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这里的悖论在于,唐慧为女儿讨回公道的过程也是不得不所谓“闹访、缠访、扰乱单位和社会秩序”的过程,比如以跳楼相逼,才得以启动刑事程序。司法正义的弱化,政治道德的虚化,导致的就是极端的反应,否则没有效果。劳教无非是将一个没得选择的人再次打翻在地,只是发生在一个如此苦命的母亲身上,其中的 “冷酷”更让人义愤填膺罢了。在舆论关注下,唐慧已被释放,但伤痛难平。

在两个案例中,人们可以看到行政道德虚化的倾向。一场爆炸案,势必一开始就考验相关机构的公信力。现在来看,正是“与拆迁无关”的强烈的人为主观设定,扭曲了专业部门的思维和行为。专业部门为了自证不那么专业的判断的正当性,局长就把自己的乌纱帽赌上了—难道赌上的乌纱帽分量越重,公信力越强?

唐慧被劳教,更是行政道德虚化的直接证据。相关方面应当没有料到事情曝光后会引起舆论如此大的反弹,在决定对唐慧实行劳教的时候,也并没有过多的行政道德上的考虑。理由很简单,在案情“暗箱”尚未完全打开(否则湖南省政法委也不会专门成立调查组了)的情况下,这样的决定只能是功利性的或者进一步“去道德”的—将当事人最后的救济之路都堵死,让当事人彻底失去任何选择的同时,也让自己的权力行使行为的价值色彩消失殆尽,而更像是一架可怕的机器。

一般而言,有自由意志即有选择,才谈得上道德。行政道德也是如此,虽然科层制更讲究层层负责和执行的义务。遗憾的是,无论是巧家爆炸案,还是唐慧被劳教事件,到现在都没有体制内的“自由意志”的一次爆发。这无疑是相当可悲的。

最近广东中山市公务员考试改分案,该市纪委书记有一段这样的反思:“中山市人力资源考试院科员、考务股股长李毅坚,如果当时把它顶住了,就不会有这样的后果。当时他也提出不要做,领导说,没问题的,他照做。”

问题是,现在能有多少人“顶得住”呢?长久的官本位文化泯灭了权力体系内独立精神的生发。这种文化在今天并未绝迹。平日看不出来,一旦有事,其体现的道德的虚化和可怕,实在是让人感到“步步惊心”。

来源:南风窗 | 作者:赵义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