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青:发展民间组织“松绑”还需“加油”

  ·  2012-08-18

由于没有主管单位,一草根公益组织七年申请不到合法身份。如今这种现象将会改变。近日,郑州市政府出台《关于对部分社会组织试行直接登记的实施意见》(下文简称《意见》),主管单位不明的社会组织可直接到民政部门登记。(8月16日《河南商报》)

所谓社会,有社团有集会才能称得上社会;有民间组织的健康和活跃,才能有和谐社会。郑州市这一《意见》的出台,让制度阳光照到了草根组织头上,有利于本地民间社团的发展和壮大,有助于社会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发挥桥梁和缓冲作用,弥补政府和市场之外的角色缺位。

社会组织除了能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还能创造一定的经济价值,提供广泛的就业岗位。前几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即便排除宗教组织,22个国家非营利组织每年的产值还高达上万亿美元。社科院学者估计,中国的非营利组织可为近千万人提供就业岗位。

但长期以来,民间组织生存艰难,步履维艰,究其原因,不外乎和“双重管理”机制有关,注册门槛太高,需要“找爹找妈”,先找到主管单位,再找民政部门。

这带来两个弊端,一是政府监管和服务不便。俞可平认为,在中国有数百万万个无法登记的社会组织,“合法组织”只有45万个,仅有一成。你想,九成民间组织是“黑户”,政府部门连这些组织和负责人都难以了解,又何谈进一步地沟通、管理和服务?

二是限制了民间组织发展和壮大。名不正则言不顺,没有合法身份,就难以获得资金支持,难以开展活动。报道中提到的匡洁女士和自然之友河南小组,就面临这种尴尬。虽然他们做了很多环保工作,比如考察黄河湿地、宣传垃圾分类、监测PM2.5等,但存活多年,到现在连个准生证都没有。而这,只是郑州草根公益组织的一个缩影,一些组织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工商注册,为做公益缴纳税费。

这一局面需要改变。此次郑州给民间组织“松绑”,也是对去年7月民政部放开公益慈善、社会福利和社会服务三类社会组织审批和登记通知的落实。在我看来,郑州市这一《意见》有两大亮点。一是将草根组织全部纳入监管和服务范围,消除了之前的监管盲区和服务真空,称得上是对社会管理机制的创新。毕竟,管理是为了“管活”,而不是为了“管死”。

二是不只公益组织、慈善机构可以登记,所有找不到主管单位的草根组织都可以去找民政部门,由民政部门负责归类和联系。这一方面回到了社会组织的本义,因为社会组织和企业的主要区别在于是否以营利目的,这不只限于公益慈善,还包括学术研究、兴趣团体等,另一方面避免了草根组织被多个部门踢皮球,全由民政部门负责沟通,体现了为民服务的担当。

为了让该《意见》的制度善意尽快落到实处,我有两点建议。一是民政部门要尽快出台细则,并加强宣传力度。比如,登记要不要缴费,注册之后如何管理等,都需要明确。而既然是好事,就要大张旗鼓地去做,依托多方宣传,让郑州的草根组织尽快知晓这一喜讯。

二是除了“松绑”,还需“加油”。草根组织的发展面临很多挑战,其自身可能也存在一些问题,因此,政府不仅要开门迎客,还要主动接客,提供全方位的监管和服务。比如,要防止一些组织挂羊头卖狗肉,挪用和滥用资金;对符合资质的组织进行资金扶持、技能培训等。

社团活则社会和,组织壮则社会旺。政府的自我放权,有助于实现行政职能和社会力量的良性互动。期待郑州市为民间组织“松绑”的决定能尽快落实,让草根组织尽快“转正”,也希望民政部门能出台更多扶持性政策,为民间社团的发展和壮大注入新的动力。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