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克锦:殡葬业的亏损 要看怎么理解

  ·  2012-04-02

现在你要是跟谁说,火葬场其实也是亏损的,那可能要贻笑天下:神州到处都是“死不起”的感叹,殡葬业还亏损?!不是孤陋寡闻的混人,就是居心叵测的托儿。

不过的确有人这么说,既不是混人也不是托儿,而是殡葬业内部人。并且不只是说说,而是有具体数字。广州市殡葬服务中心的“负责人”说,他们收费都是严格按照政府定价,基本服务项目一直亏本营运,比如火化一具遗体,成本是550块,他们则收250,所以“保守估计,每年我们在基本殡葬服务方面的亏损达到1800万元”!

不独广州。上海一家火化量全国第一的殡仪馆, 其一名负责人这样算了一笔账:火化一具遗体,大约需要18-20公斤柴油。目前柴油每吨8000-9000元,光柴油就要144元 -180元,再加电费20元,人工费180,火化炉折旧费60,本大约在440元。但他们收费是180元,还是1995年的定价。当年的柴油价格是每吨1000元-1100元,180元的价格还行。现在的油价,实在吃不消——看样子,中石油中石化的打击面不小啊!

负责人们言之凿凿,在事实和数字面前,我们也还真不好否认他们说的是真的。但是,他们说的却很不全面!他们在叹苦时,都玩了一点小花招,那就是“基本服务”亏损。这“基本”二字才是关键。换句话说,除了基本服务,其他服务是否赚了个够,那就是“谁经手谁知道了”。

老百姓是知道这个花招的,尤其是那些有过经历的人。比如我的一个朋友,前两年老父不幸病故。据他说,父亲刚一过世,消息灵通的殡仪馆人员立即赶到,什么这个服务那个服务,都是打着“你看,这是你最后一次尽孝心了”的旗号,压迫式的连珠炮一般推销。而我这朋友偏偏是个大孝子,于是乎,明知道那些额外的收费极不合理,但一来是伤心之余,二来想到尽孝,哪里还愿意在送老父最后一程时,还和人家斤斤计较呢。而其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项“最后见面费”,据说本来火化时,亲人们不能在现场看的,但他还是经不住“难道你不最后送一下你爸爸”这样的询问,交了几百块钱,目睹父亲火化,却被火化场景撕碎了心。

这还没完。火化后数日,他为父亲去选墓地,才知道区区不到两平米的地盘,标价已经在十几万。当时大家还在感叹广州的房价高呢,谁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死人住的地方更贵!

透过这个个人经历,我们便知道,殡葬业的确是亏的在亏,赚得在赚!“基本工资”低得让人同情,灰色收入富得让人瞠目。当然,殡葬业的人会说,你们错了,其实那些都是中介赚走了。但是我们想知道,中介固然是赚了,但是中介如果没有殡葬业的内线,他们怎么能搞定?这就和医疗界一样,你可以说,药价高是被药贩子推销员赚了,但他们倘若不能打入医院,能赚什么?而打入医院的代价,这是谁都知道的吧。又如火车票,你总是责怪黄牛党,但黄牛党没有内线,不成规模,再辛苦也赚不了几个钱。

当然,我们也知道,这是办事不规范的中国特色之一,市场不像市场,总是有看得见的手在里面搅和,把灰色区域无限扩大,乘机自肥。而且殡葬业内部分配也不均衡,尤其是一些地区,殡葬业的普通员工们还顶着传统的压力,日夜奉献。对于这些人,我们应该感激他们。但如果负责人们继续叹苦,那还是先说清楚,什么叫真正的亏损吧。

否则,不仅我们活着的市民感到不理解,估计死去的人也不平衡呢。正是:

清明时节闹纷纷
路上鬼魂鸣不平
孝子缴足千般费
如何有人叹亏损

(原文刊于南都)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