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农:“非本村人不发物资”的制度之殇

  ·  2012-07-27

位于房山区的北车营村,是北京“7·21”暴雨灾情最重的村庄。在该村打工将近20年的安徽人赵露泼在此次暴雨大水中救了5名村民,但由于不是该村人,同样受灾的赵家不能被安置到救灾帐篷内,也无救灾物资可领取,一家4口只能借住在邻居的卡车里。 (7月26日《新京报》、《京华时报》)

一场半个世纪不遇的暴雨,激荡出了滚热的人性光芒,也冲刷出了诸多制度之殇。自然区域内肆虐的灾情所侵害的对象,是不分本村人不本村人的;暴雨大水中的村民互助,也不分外来人不外来人;赈灾物资所援助的对象,更不分户籍人口和非户籍人口。但遗憾的是,大灾之中,暴露了我们乡土化户籍意识中的“小”。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户籍的藩篱意识是多么的根深蒂固。这种根深蒂固体现在社会组织的“神经末梢”都会如此敏感和强烈;也体现在灾难面前依然念念不忘;更体现在赵露泼用了近20年时间都没有真正融入到外乡中,可以和同样受灾的民众一起住帐篷、领物资。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户籍壁垒是多么的不公和可怕。建立在户籍之上的公共资源配给不公,不只是子女异地入学和高考的问题,也不只是参与廉租房分配的问题,更不仅仅是流动时代的归属感安顿问题。在暴雨过后的饥荒时段,这种不公甚至逼近到了生存的空间,是聊以安生还是忍饥挨饿的二选一问题。一定程度上,恰恰是这种极端个例,才放大了现行户籍制度所导致的恶劣弊端,根深蒂固的制度观念下,人性甚至都开始下滑与暗淡。

一场罕见暴雨不只冲刷出了户籍制度之殇。譬如在暴雨救援的紧要时刻,京港澳高速北京段拥堵不堪,但收费站却仍继续拦车发卡或收费;很多人被阻挡在暴雨之中,而公交地铁却按时停运……制度的僵化在日常中不过是让人心里添堵,而在突发事件中却演变成了制度之殇,凸显出了不近人情甚至严重违背情理的致命弊端。

尚好,一些制度之殇已被纠正,譬如在北京宣布车辆遭灾被贴条罚单作废之后,深圳、天津等地在应对暴雨中厘清了处罚界限。这是一个积极的过程,而且,我们太需要这种积极的过程。

或许我们可以说北车营村只是在一个特殊的时间做了一件跑偏的事,予以纠正过来就足够了。但是我们不能不认真看待户籍壁垒意识的根深蒂固,纠正一件跑偏的事容易,而矫正这种意识则必须诉诸于改革,否则就不可能遏制跑偏继续发生并且偏得超乎想象。

来源:西部商报黄河评论 | 作者:燕农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