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失独家庭,中国养老的短板之痛

  ·  2012-07-16

中国计划生育的政策已经持续三十余年,它为中国的前行减少了人口爆炸的风险。但是它也为一些家庭增大了生活的风险,失独家庭正是如此,在这样的家庭中几大挑战同时存在,养老、精神疾患、返贫等等。(15日央视《新闻周刊》)

近日,养老金缺口、退休年龄推迟,成为中国舆论的热点话题。这折射着中国社会最现实的民生问题,30多年的计划生育国策,避免了中国出现人口爆炸的风险,但也造成了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养老问题,正成为社会转型期一个重要课题—-其实,即使是发达国家,这一问题也是严重困扰;而中国的问题更多,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还在路上,养老金缺口还很大,城乡居民的养老金还有相当差距…百万失独家庭的养老问题,更值得有关方面给予现实关切。

央视《新闻周刊》采访了一些失独家庭的老人们,他们的生活情景让人感伤。笛儿妈的独生女儿25岁时在美国出车祸死亡,那件令她悲痛欲绝的悲剧发生在 2008年5月份;65岁的叶儿黄了(网名)5年前失去了唯一的独生女儿,她感觉,天就塌了,随后和老伴搬家,做医生的老伴在佛堂寻到了心灵的慰藉;70 岁的清华大学潘教授失去了独子,养老院因为没有子女签字而不接收他…

看得出,上述被采访的失独家庭,尚都生活在城市,而且属于中产阶级家庭。这样的家庭,一旦“失独”,就感觉塌天,或搬家出世,或被养老院拒绝;那更多的城市低收入失独家庭,农村孤老,生活状况更是堪忧了。百万失独家庭,幸福已成往事,不幸如影随形,他们面临的是经济与心灵双重的养老困扰。

也可以说,在养老金制度存在缺陷的前提下,百万失独家庭已经成为养老金制度的短板,养老金制度要完善,首先要破解百万失独家庭的养老难题。他们所求,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养老金发放正常和足量,还有更为迫切的心灵慰藉。因为和子孙满堂的老人们相比,他们变得异常脆弱,天伦之乐的家庭幸福的失去,使他们的精神生活充满孤独忧伤。即使有万贯家财,也是抵不上亲情抚慰的。

在计划生育国策实施30多年后,国人早就不存子女养老的传统观念了,到养老院去有民间共识。相比之下,社会养老的政策设计和实施层面,官方较之民间显然落后。按照正常的政策设计,决策层应在将计划生育列为国策的同时或随后,就筹划社会养老的制度框架。若按一代人20年的时间表,这一社会养老的制度框架应在 2000年左右建成并实施。而在这一制度的设计过程中,更应该考虑到失独家庭的养老难题。而从潘教授的经历看,为数不多的养老院还需子女签字,等于现在的养老制度似乎将最该给予关怀的失独家庭给屏蔽掉了。

虽不能计划生育导致了失独家庭,但这一政策使中国失独家庭的数量大大增加了。民众为政策埋单,为国家尽了义务,国家当然应给予民众权利保障。对于失独家庭,现有养老制度应该首先关切他们,让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这是最低限度;这些沉溺于失去子女之痛的老人们,或许不指望老有所为,让其老有所乐是有关方面亟需要考虑的。

任何国家都存在老龄化社会的困扰,都避免不了失独家庭的老景悲惨。在养儿防老的传统家庭养老破局的情形下,中国社会养老制度必须在效率和公平上双重加力。此外,计划生育政策也应与时俱进预调微调,这样就能适当地为中国的养老问题减压,在传承文化传统的同时享有人口红利。

本文刊于16日华商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