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迅雷:如何不再“逼良为盗”

  ·  2012-07-12

这真是让人心酸的新闻啊。在首善之区北京,有一对下岗已十多年夫妻,生活原本就拮据,5年前妻子不幸患了尿毒症。无论是要换肾还是平常做血液透析,这都是要花很多钱的。透析了仅仅半年之后,家里的那点可怜积蓄就花光了。为了让妻子活下去,丈夫廖某在走投无路之时,想到请人刻个假的收费章,盖在收费单上,以蒙混过关。这一混就成功地混了近4年,让妻子做了“免费”透析治疗。这事情终究是会露陷的,廖某盖假章被发现后,被告到法庭上,求刑3到10年。

算算4年来偷逃的透析费用,高达17多万元。这真是费用不菲啊。而且接下来要想活命,就得一直透析下去,后续费用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别说下岗工人,就是同在北京的著名作家史铁生,生前都难以承受那透析费用啊。

相比于电影《钢的琴》中下岗工人为孩子造一架钢的琴,这位偷逃透析费用的下岗男人,要心酸、悲催很多。对于有些人来说,一年偷逃十几万税款都是毛毛雨。一分钱都能难倒英雄汉,何况是一个本质上老实巴交的下岗工人。

庭审时,他连律师都没有请,直接回答法官:“我承认我犯了错误。”他要赔,只能卖房来赔,可他住的是小产权房,还不好卖。一个老实的人,一个无奈的人,一个本质上就是“大大的良民”的人,是什么让他落到这步田地的?究竟是什么逼良为娼、逼良为盗?

在一个保障完善的社会,像这样个人根本就承担不起的医疗费用,它一定是政府承担、社会承担的,否则个人就是死路一条——没有任何的生路啊。一个人,一个家庭,最害怕的就是生大病,所以,“大病医保”是一个法治政府、良知社会必须着力去完善的事情。医疗保障,用力要用在“大病医保”上。

然而,我们却沾沾自喜于面上的“好看数字”。不久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又兴高采烈地说开了:自2009年新医改方案提出后,“中国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的覆盖范围不断扩大,到去年底,全国有13亿4700万人口纳入到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好看,非常好看的数字。中国反正现在还没达到14亿人口,它“人保部”已经把“13亿4700万人”都给“医保”起来了。光看这个数字,仿佛中国已经不存在“看不起病”的人。今后国人没钱治病,不妨找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去,问个灵清。最好请胡晓义副部长莅临这次开审廖姓下岗工人的法庭,看看社会现实是什么之后,体会体会什么是民生艰难、艰难民生,然后再做出“指示”,再发布“强调”,再进行 “指出”。

好吧,让人心酸的事情就说到这里吧,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让人欢欣高兴的新闻:

不久前,香港卫生局长周一岳说,从2007年起,香港医疗方面财政投入增加40%;每年卫生医疗方面开支448亿港元;病人在公立医院看病承担3%花费。

也是不久前的报道说,湖南国家级贫困县桑植县,开始实施“参合农民乡镇住院门槛费外全报销”的付费机制——要知道,这个乡镇医疗“全报销”,发生在国家级贫困县,而不是首善之区北京。这个医疗保障制度,显然具有广泛的可复制性,问题的关键是:不在于有没有钱,而在于有没有心,尤其是有没有制度设计、制度安排、制度建设的决心。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