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  2012-07-12

5年前,妻子杜某患上尿毒症,这让下岗已10多年的丈夫廖某生活负担陡然加重。在透析治疗近半年后,廖某找人刻了医院的收费章,在收费单据上盖假章后交给医院,为妻子进行免费透析治疗。4年间,廖某以此方式骗取医院治疗费17万余元。

昨天上午,廖某因诈骗罪在东城法院受审,他向法官求情,希望能宽限时间让他卖房退赃。检方向法院建议判处其有期徒刑3到10年。(7月12日《京华时报》)

廖某

看到廖某在法庭上落泪的那张照片,估计首都的法官、检察官也会为之动容。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相信廖某落泪,绝非因为在救妻过程中使用伪造的收费章骗取医院治疗费致自己担刑责,最主要恐怕还是自责无力承担妻子巨额治疗费,而一旦失去人身自由,妻子将无法继续得到救治。

按说,中国已成“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中国官员可以住几百平米的奢华病房,可“看不起病”的现象在民间却比比皆是,尤其是在广大的农村,“大病等死”现象还较为普遍,重病老人为不拖累子女而自尽的事件,更是屡屡发生。

而这一反常现象的产生原因,就因为我们的卫生体制极为荒唐。

一方面,是官方鼓吹“病有所医”,医改和成功;占有优质医疗资源的混蛋专家,因为利益驱动还不顾廉耻地鼓噪中国医疗改革很成功,甚至称“创造了人类奇迹”。而笔者以为,如此报喜不报忧的做派,已经严重地蒙蔽了最高决策者的眼睛,让“顶层设计”弄出的东西也没有实际价值。目前的所谓“病有所医”,无非是面子上的概念,是某些权势人物糊弄百姓的弱智手法,和养老保险上的“应保尽保”如出一辙。近期,社会在热议“农村老人每月74块钱,如何养老”的问题,笔者希望也同时讨论这些老人是如何实现“病有所医”的?

另一方面,就是医疗成本越来越高,个人承担的医疗费用居高不下,“看病难”、“看病贵”成为影响中国人幸福感,甚至抑制中国人正常消费的罪魁祸首。中国人喜欢把钱存银行,并非因为中国人不懂得享受生活,而只是因为中国人的生活压力太大。笔者曾说过,“高房价”虽然可恶,但我们还可以视自身的经济实力买小一点、价格低一点的房子;“高学费”虽然可恨,但学生还有选择的余地。可在以公立医院为主导的中国,“看病贵”就十分变态了。去了医院,你没有选择的权力,无法讨价还价,你对费用没有预期。

就尿毒症透析费用来说,由政府定价的公立医院也是“宰你没商量”。三年前曾报道北京通州区一个村落居住着10名尿毒症患者,他们购买了三台二手透析机供大家使用,每次透析仅需要100元的成本费,仅为正规公益性医院的五分之一。可惜,他们的“自助透析室”最终被通州执法机关取缔。

我真不知道那些高喊“医改成功”的人是否有廉耻心?几天前,看到卫生部部长陈竺赋诗“九州风雷动,医改传佳音”时,笔者曾撰写《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一文,以反驳“医改成功论”。今天,这位下岗男子为了延续妻子的生命,而不惜违法私刻公章,将面临刑责一案,则是对“医改传佳音”的极度嘲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现有1条评论

  1. 关山明月说道:

    这是对医改“成功”的莫大讽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