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部长的诗情浪漫与民生的医保现实

  ·  2012-07-09

近日,卫生部长陈竺在《健康报》头版发表自己所作的“水调歌头”词牌的词,畅谈医改。词中称“喜望神舟揽月,笑谈蛟龙缚鲸,人间舞清影。华夏卫生路,气派独古今”。据称,陈竺此次撰词完全是个人主动所为,报社并没有约稿。(7月8日《南方都市报》)

官员为文写诗,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不说韩愈、柳宗元、欧阳修、王安石、苏轼等一众“唐宋八大家”,即使是地方上的小官小吏,在各地名胜镌碑刻碣留诗文的也比比皆是。现代中国,高学历官员也突破了谨言少说的官场围城,以诗言志,以文表达,既是传统的回归,也是现代法治语境下官员个性的表达释放。

由此,陈竺部长写词“水调歌头”,畅谈医改,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在此之前,部长级官员韩长赋、孟学农也曾写过古诗和现代诗以抒发感受,尤其是孟学农的《心在哪里安放?》,读来让人动容,因为这首诗绝少“昂扬”的“官气”,而充满“真挚”的“民气”。

人们并非欣赏这首词的意境,也不是评价部长的诗情浪漫,关心的是部长词意中表达出来的公共政策,是否能够契合民意期待。

三年医改(2009年-2011年)的成效还是可圈可点的:一是看病贵的“以药养医”正在逆转,国人看病成本有所降低;二是通过财政投入(农村430亿元,城市41.5亿元),在农村完善了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机构,城市里则布点2382所社会医疗卫生机构,缓解了城乡居民看病难的问题。按今年6月25日国务院医改办公布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三年总结报告》,截至2011年底,中国基本医保覆盖率超过95%,城乡居民参加三项基本医保人数超过13亿,比三年前增加了1.72亿。其中,新农合参保农民超过8.32亿人,比三年前增加了1700万人。覆盖全民的医保网已经初步建成。

但是,中国医保不能只看这些数字实绩。现实是,要把市场化的医疗卫生市场,转型为公共化,不是仅靠公共投入、制度设计就能一蹴而就的,因为市场化的医疗卫生体系中纠葛着复杂的利益格局,理顺内中的利益诉求,是一项全局性的社会经济改革。目前,医疗卫生体系改革只是实现了初步目标,正在步入深水期。

就民生现实而言,初步形成的全民医疗网还不够让人放心贴心。看小病贵的难题是解决了,看大病贵的问题犹在,突出体现在大病报销比例偏低,而且程序复杂;看小病难的问题解决了,看大病难的问题依然,突出体现在医疗卫生资源分配不公,高端的医疗卫生资源集中在城市甚至北京、上海等极少数城市。普通百姓,要想得到著名专家的门诊,简直比登天还难。北京、上海等亿元的专家号难求,以至于滋生了一条地下产业链。

今年3月22日,国务院印发了《“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着力在全民医保建设、基本药物制度巩固和公立医院改革三个方面取得突破。而公立医院改革是最难啃的“硬骨头”。难点在于,公立医院已经习惯了市场化生存的方式,“公立”名不副实;公立医院要转型为公民医院,必然要限制其市场化生存的空间,这不仅需要海量的公共财政投入,还必须考虑公立医院的利益诉求。

由于公立医院掌控着最大最全最好的医疗卫生资源,公立医院不改革,看大病贵、看大病难的问题就无法解决。而这,恐怕才是陈竺部长感叹“深渊何所惧,英雄敢渡津”的原因吧。

本文刊于9日齐鲁晚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