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遥远:中国婚姻的守护神下岗了吗?

  ·  2012-07-07

知名艺人宋丹丹参加女演员李小璐婚礼,深有感触,写了一段微博:“几次眼泪涌入眼眶,突然明白:我,为什么会有三次婚姻?因为,我从来就没有一次像样的婚礼。女孩们:别怕麻烦,一定要婚礼!要当众的那份承诺,要许多人的祝福,要公主的待遇。婚礼,上帝看得见的仪式,会得到祝福。”微博一天转发5万条,评论2万条,引发网友热烈讨论。

宋丹丹是深受观众喜爱的小品喜剧演员,星路亨通,但在个人婚姻上却颇为坎坷。三次婚姻,对韦小宝们来说,是三个糖罐;而对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三次涅槃。在传统观念里,婚姻对于女人,可谓是第二次投胎,是生命最重要的部分。

宋丹丹见景思情,睹物伤心,透出的是一个沧桑女人对完美婚姻的憧憬和珍惜。她说“一定要婚礼”,其实是要“那份当众的承诺”。在她心中,承诺如金,“当众的承诺”更是贵如钻石。

可是,天价婚礼,转眼离婚的,比比皆是。“当众承诺”爱一辈子,转眼孔雀东南飞的,不胜枚举。当今浮躁社会,有几人能坚守一份承诺?婚姻的忠诚价值,早被二奶文化、天上人间撕得支离破碎了。老实窝囊的,瞧不上;奋斗成功的,靠不牢。声色犬马之中,满眼诱惑,牛郎泡妞了,许仙找小三了,连柳下惠也买伟哥了。世道不古,玉皇大帝做证婚人,也白扯。

过去结婚,写一副对联:“天赐良缘一线牵,花好月圆百年好。”朴素的婚礼,没有鲜花,没有礼炮,没有加长凯迪拉克,没有路虎迎亲车队,亲友恭祝,其乐融融。一对新人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真的慢慢看着变老。老了,还是长相依。

而今,裸婚虽是时髦,但毕竟寥若晨星。中国习俗,大凡结婚,都会力所能及,甚至踮起脚尖也要婚礼一番。婚礼过后,就是柴米油盐。祝福过后,就是生活艰辛。忠诚于心的,忠诚能成为彼此抵御诱惑的心灵堤坝。寄托于物的,这山望着那山高,对象都是别人的好。于是朝三暮四,见异思迁。风流女子,渴慕更“公主的待遇”;花花公子,期待更妖娆的公主。一方的忠诚,永远追不上另一份变心的翅膀。故而,婚姻的根,不是扎在热闹的婚礼上,而是扎在墨守的良心中。

民政部最新统计显示,我国离婚率连续7年攀高。人们常说婚姻是神圣的,然而在今天的人们眼里,爱情依然美好,婚姻却似乎不再那么神圣。“一见钟情,婚了;一怒之下,离了”,如今,“闪婚”、“闪离”似乎成为一种“流行”和“时尚”。仅今年一季度,全国就有46.5万对夫妻劳燕分飞,平均每天有5000对夫妻离婚,离婚率达到14.6%,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离婚率已超过1/3。我们这个曾经号称“世界婚姻最稳定的国家”,正经受着“中国式离婚”的强烈冲击。

“我爱我的家,弟弟爸爸妈妈”。台湾一家人演唱的这首歌,每次倾听,总有无限感触。一向崇尚“家和万事兴”的华夏儿女,为何却抵挡不住“新离婚时代”的到来,中国婚姻的守护神真的下岗了吗?

当今中国婚姻面临五大冲击。

其一,价值观念错位。金钱至上、物质至上和随心所欲。金钱、房子、车子之类作为衡量婚姻质量的重要指标。社会处于转型期,社会变革给婚姻的稳定带来巨大冲击。社会风气恶化,女人变坏就有钱,男人有钱就变坏。个人自由和私欲享受,压倒了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

其二,婚姻伦理崩塌。过去离婚不光彩,而今“好人不离婚,离婚没好人”的观念逐渐转变,现代家庭的凝聚力发生转移,人们不再受孩子、外人评价等原因束缚。

其三,生活方式转变。年轻人群是离婚主力军,中年阶段婚姻相对平稳,50岁以上人群离婚率又出现上扬。与过去“二人经济联合体”的合作式婚姻不同,对多数“80后”而言,男女都有半边天,谁也不再离不开谁,个人生活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与自由空间。人们更希望追求高质量的“完美爱情”,对婚姻的期望升高、容忍度降低。独生子女从小就受父母骄宠,一些人从小就养成了自私自大的个性。心智上的不成熟和家务上的“低能”,破灭了小夫妻婚前的美好憧憬。开始闪婚,转眼闪离。

其四,法律手续简化。民政部对婚姻登记条例和协议离婚条例进行了修改,简化了结婚和离婚程序,也使得一部分人冲动离婚变得容易。

其五,充分再婚机遇。有些人不以出轨为耻,反而作为成功标志,作为炫耀资本。更有人认为“剩男剩女这么多,离了不愁找不到新的”,使得原本脆弱的婚姻更加摇摇欲坠。

中国离婚率飙升,喜忧参半。喜的是,一个地方离婚率高并不能代表婚姻质量低下、社会混乱。中国离婚率最高的城市,依次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厦门、台北、香港、大连、杭州和哈尔滨。这些城市在中国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名列前茅。生活在离婚法律比较宽松,观念比较开放的国家的人,幸福感更强。因为感情不好的夫妻可以顺利解体,保持婚姻关系的人,都过着质量较高的感情生活,这是更和谐的社会状态。

忧的是,离婚率越来越高,导致传统家庭道德丧失殆尽。离婚给子女带来无法弥补的精神伤害,甚至因此形成反社会人格。因离婚率高而导致“恐婚”,也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

当前是一个社会流动、职业流动、社会分化非常频繁的时代。不同职业背景、不同价值观、不同生活方式,使得异质婚姻流行。不同的家庭背景,他们的择偶观、性别分工、生育观、面子观、权利观,甚至殡葬观都不一样。但即便在多元化的时代里,对婚姻美德的追寻、赞美、升华和固守,依然是一种人文责任,一种精神回归。

失去的,总是最美好的。当我们聆听《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绵绵长长,幽幽远远,仿佛祝英台在身旁说著昔日的爱情故事。彩虹万里百花开,花间彩蝶成双对;千年万代分不开,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份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夫复何存?当我们不断寻找新鲜刺激的时候,是否也品尝不断的失落和岁月逝去?我们爱情的真谛和婚姻的幸福,难道只是随心所欲?古典爱情死了,人更自由了。莫非,这个社会是下半身战胜了上半身?也许,信仰才是人类婚姻的幸福之门。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