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医保互认破局亟需统一的制度平台

  ·  2012-06-29

近日,国务院下发《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纲要要求落实医疗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办法,实现医疗保险缴费年限在各地互认,累计合并计算。纲要还提出“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并研究制定公务员养老保险办法。(28日《新京报》)

这个“纲要”涵盖了公众关系的社保问题,尤为人关注的是医保异地结转和缴费年限互认。医保异地结转和缴费年限互认,最能体现社会公平的基本原则,也是当前社保不健全的短板因素。异地结转和异地互认所涉及的,并非行政事业单位群体,而是来自社会最底层的打工阶层,如农民工等。

可是,这个短板因素要破局“补齐”,单靠规划和红头文件的出台还远远不够。2011年7月,社保法已经明确规定,“个人跨统筹地区就业的,其基本医疗保险关系随本人转移,缴费年限累计计算”。此前,人社部、卫生部等也曾就此专门下发过文件。可是,结果依然不尽如人意。

这意味着,立法也好,纲要也罢,抑或红头文件,这些“纸”上的“立”,只是给异地结转和互认提供了制度愿景。好的制度愿景要变成现实的民生福祉,还要有可操作性的统一的技术性平台。有此平台,才能做到医保制度的虚实结合和破立有序,真正弥补医保制度的短板,实现各利益群体的平权待遇。

现有医保制度看似实现了城乡全覆盖,但并非统一的覆盖,而是城乡、地域、甚至行业之间相互隔膜各自为政的全覆盖。如果说没有人员的流动,整个社会系统如计划时代一样是凝滞的,这样的医保系统确能发挥相得益彰的惠政效应,也能实现相对的社会公平。但眼下的中国社会已经变成了大流通的系统,仅仅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每年就达2亿多,还有更为广泛的人员流动。在此情形下,各自为政的医保体系就和现实不相匹配,人们流动的医保需求受到了城乡和地域的阻击,从而使各自为政的医保制度失去了社保的作用,更不能彰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意义。

因此,医保破局的关键就是统一现有的各类医保,即各地统一,缴费统一,并实现全国性的信息共享。具体讲,就是不管城乡不问地域实现统一的缴费标准,将个人医保信息和身份证信息挂钩,医保关系跟着身份证走。至于各地不同的缴费标准,补差部分由公共财政解决,如此就能解决参保者个人、单位和地区的利益差别。因为医保不能互认无法结转的根本因素在于地方利益的纠葛,如果中央财政把城乡和地域的利益纠葛给化解了,各地自然会结转自如和相互承认。

归根结底,医保结转和互认的症结看似各地在互相扯皮,实际上是利益因素在作怪。各地不同的利益诉求满足不了,中央的立法和行政命令都很难发挥出作用。当前中央财政较为丰裕,年入超过10万亿元,投入社保医保以惠民,正当其时,不仅能够高效构筑统一公平的制度平台,亦可解决中国社会“国富民穷”的结构性矛盾。可以说,完善的社保和医保才是国富民安的基础,是实现公平正义转型的关键所在。

“三大差别”是计划经济留给中国的社会伤痛,市场经济体制下的中国,不可以在消除“三大差别”的同时制造福利制度上的又一差别。如果说“三大差别”可以用经济发展的“效率”来弥合,福利制度的差别则必须用效率和公平的双重启动来弥补。一个国家富裕而民生拮据的社会,无异于重蹈封建盛世的乌托邦虚妄,无法进步为公民社会的现实图景。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