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不羽:户籍问题中的真伪

  ·  2012-06-27

户籍问题的热炒,已经是网络舆论平台的常态了。有高谈法律的,有奢谈道德的,却是伪问题丛生,真问题缺位,非常需要厘清严谨的户籍制度是现代社会的基本社会治理机制,是实现社会基层管理的基础性制度。如果没有户籍制度,选民资格的认定、公共福利的发放乃至治安管理都无从谈起。因此,“废除户籍制度”的提法是很怪诞的。

其实,中国时下该行的“废除户籍制度”剑锋所指无非是与户籍制关联的公共服务、福利的争夺,是明确的利益诉求。其中有相当合理的一面—众所周知,中国大城市的公共服务、福利要好于一般城市,更不用说社会福利几乎为空白的农村了。但是,大城市的入籍门槛被人为抬高,造成了长期在大城市生活、工作的非户籍人员无法正常入籍,从而造成了社会不公正形成了正当的利益诉求。那么,从这个角度讲,“废除户籍制”是伪问题,而合理设定大城市的入籍制度则为真问题。

再者,谈利益诉求却回避利益格局的现实分析就很容易把真问题搞成伪问题。户籍制度背后的利益诉求是政府提供公共福利、公共服务的财政问题。而现在高举废除户籍制大旗者,实际上就是把非户籍人员的公共福利问题全部推到所在地方的政府财政上。这显然不合乎中国当下的财政格局。

朱氏分税制后,利源大头在中央,而公共服务、福利开支的重头却在地方。形成了利权和事责严重倒挂,倒逼出土地财政为代表的一系列恶政。这种财政格局的维持本身已经极度脆弱,再以户籍制为突破口,进一步把福利开支的负担压向地方,实属不可想象。

可以想象,如果取消户籍制,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就地取利,结果就是发展不平衡加剧。一方面压垮大城市的地方公共财政,另一方面中央财政的结构永远不会向合理的民生王导转变。显然,这是饮鸡止渴、扬汤止沸的死路。

因此,户籍问题背后的利益诉求,须从公共财政结构的调整来解决。这不是没有现实经验可以借鉴的。比如美国联邦福利系统与地方福利系统分立,直接形成全国无障碍对接的基本福利。而地方财政负担的公共服务、公共福利才和户籍挂钩。前者保持了基本公平;后者鼓励地方竞争,正视地方差异保护合理的地方利益。辅以合理的地方入籍制度,户籍问题是完全可以软着陆的。

从深层次角度讲,藏富于民,让国民自行安排长期福利安排,减少公共福利依赖,是更可靠的长期办法。比如,以减税、退税方式鼓励和扶持个人储蓄养老基金,可以让中产以上的社会阶层不再依赖低效能的公共福利系统,从而让公共福利系统专著于低收入人群。

以这些方法解决户籍问题背后的利益诉求,在理论上、在技术上并无多少难度。而伪问题遮蔽真问题的关键在于热议户籍问题的官民两面。对紧握利权的官方—尤其是中央财政而言,吐出到嘴的肥肉才是真问题。对民间而言,根深蒂固的劫富济贫、一大二公式的思维,无视正当的地方利益、地方差异,热衷于占领道德制高点、捷径式地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激进姿态是真问题。

总之,利益诉求就要谈利益,不要假装在谈正义、谈法律。伪问题遮蔽真问题,是不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善策的。

作者:关不羽(微博:http://weibo.com/u/1599282262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