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替发改委脸红

  ·  2012-06-25

“三年来,《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确定的五项重点改革任务全面完成,‘病有所医’的千年梦想终于实现。”昨日,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发文表示。(6月20日《北京商报》)

按照发改委的说法,这三年他们重点做了五项改革,一是加快推进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二是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三是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四是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化,五是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

不可否认,这三年发改委在医疗改革方面确实做了不少工作,但他们并没有把握“看病难”、“看病贵”的要害,或者说把握了要害却因利害关系而不愿意对症下药,因此很多工作都是“无用功”,甚至是“瞎折腾”,最终造成的现实是“看病更难”、“看病更贵”。

笔者仅就患者就医成本来分析,在这三年增速一直是高于GDP增长速度,却是不容争辩的事实,患者的负担更是随之高速增加。比如一子宫肌瘤患者,在一个三甲医院做了微创手术,住了5天院,就花掉了近万元,其医疗成本应该不亚于“高工资”国家;而作为缴纳职工医疗保险的个体,自己需支付3000多元,就说明中国患者的负担还很重;是否送了“红包“,则是另一码事。

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医疗环境下,一个子宫肌瘤微创手术,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的钱,患者也根本不需要承担这么重的经济负担。

再拿“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来说吧,中国虽然是建立了基本药物制度,可却不愿意解决“一药多名”的问题,除了弄得医生无所适从以外,就是给药品胡乱定价打开了方便之门。本来,基本药物因为需要按照《药典》规定的成分生产,其成本是极容易弄得八九不离十的,可中国由发改委定价的药品价格,竟然出现零售价高于出厂价近百倍的“高价药”,这不是国际大笑话吗?

发改委自1997年以来已经29次大幅度降低药品价格,可你们测算过这15年以来,药品价格究竟翻了几番吗?和同期CPI相比,是个什么概念吗?

我们再看看《腾讯网》网友对该文的评论(仅选前10条):

1、第一年做什么 第二年做什么 第三年做什么 有详细规划吗、整天你说空话。

2、世上最不要脸和最会说空话的部门。你来岳阳屈原了解一下,父子16号出车祸,没钱治疗父亲只能放弃,在家等死,那声声呼叫是对现在医改的讽刺吗?当然你们坐在有空调的房子里看着别人的假数据,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即使发生车祸也不怕没钱治疗,相信老天会有报应的。

3、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4、我小孩供职药业,药品要进入医院非过层层关卡,官方半官方医疗机构的、药到病人口中药价何止增十倍…平民一生大病直接把自己打回解放前!

5、发改委全是一帮猪!!简直是放屁,医改多少年了,越改越没法看病!3年就能实现?

6、三年就能实现“病有所医”?哈哈,是合格的医生吗,三年就能培养出这么多合格医生?不要总是玩政绩工程了,老百姓真的很烦。

7、我是不信看病不花钱地,那样公务员会不高兴地,因为你们常说而且我唯一向心地;天上不会掉馅饼’

8、又来呼悠民众了,我们死都死不起了。求求官老爷不要再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了。

9、我不敢说医改是一无是处,但‘病有所医的千年梦想终于实现’看到这句话我就恼火,你们有没有调查过,有没有听听百姓的心声。

10、现在也是病有所医,只是一进医院,钱就都没了!

面对网友的评论,笔者作为一名公职人员,不得不为发改委“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一说而脸红了。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现有1条评论

  1. 关山明月说道:

    我家的孩子们都没有医保和失业金,发改委的话还有人信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