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北京百姓对“乌有之乡”嗤之以鼻

  ·  2012-06-23

“乌有之乡”鼓吹的是回归毛时代。流窜在凤凰网上的一批五毛走狗们很多都是“乌有之乡”的忠实信徒。但历史的车轮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妄想阻挡历史车轮的人不是螳臂当车,就是在他们自己的“乌有之乡”中痴人说梦。下面这个记述来自一位网友的记述。

有人去了一次北京,回来告诉我,路人对“乌有之乡”避之唯恐不及

因为关注政治的缘故,出差到北京,常常有意地找本地人闲聊,听听他们对时政的看法。谈到“乌有之乡”,说到“乌有之乡”的观点,我发现连一般老百姓都嗤之以鼻:“乌有之乡”的人是一群神经病吧?这是正常人说的话吗?

宾馆附近的菜市场有个卖菜的辽宁人听了我开玩笑地引用 “乌有之乡”的观点,居然瞪起眼睛:“乌有之乡”这些傻子们,就不会想想现在当局能容忍他们乱说,而他们在毛时代即使一言不慎都可能治罪吗?却居然如此怀念毛时代,真是吃错了药了!一群神经病,变态!

还有路人说,不知道“乌有之乡”在哪里,但有时路过,就看到佩戴“乌有之乡”或者毛万岁字样袖章的人上来发传单,宣讲毛主义,唾沫横飞地跟你演讲一番“文革如何伟大,毛如何伟大”,你不要传单他都要跟你急,非要硬塞给你。但多数人看也不看就扔到垃圾桶里。路人们说:这不是一群脑子出问题的人吧?

有一次,和一个客户闲谈,我谈到网上有个叫潘左的,移民加拿大了,却绝对是个忠诚的毛迷,比在国内的人还忠诚于文革和毛,天天叫嚣回归毛时代和文革时代。 客户瞪大了双眼:“唉,没办法,到哪里都有变态的人,实在是没办法。可人家加拿大居然允许他胡说八道,要是潘左怀念的文革真的再来一次,不知潘左得死多少回了。或者,要是潘左这样的人真的当政,我们这些老百姓不知死多少回了。”

由此看来,“乌有之乡”的观点,正与他们给自己起的恰当网名一致,是来自“乌有之乡”,永远无法实现。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