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宸:计划生育,制度杀人

  ·  2012-06-20

导语

陕西安康镇坪县孕妇冯建梅因无力支付镇领导索要的4万元押金,非法拘禁72小时后,7个半月的胎儿被当地官员强行引产,最后死婴还被警告性质地丢弃在母亲旁边。

中国人的命,向来不值钱

怀胎七月的婴孩被强制流产,确实让人心生同情。当地官员仅因敛财不成便痛下杀手,这群丧心病狂的王八蛋枪毙十次也不为过,哪怕再打着什么依法执行的招牌。但是,情绪的冲动过后,还是要回到理性的轨道,冷静地想一想,为什么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如此的多灾多难?

只因中国人的命太贱!

说中国人命太贱,估计很多人又接受不了。但历史与事实何尝不是时时在印证着这一点?别的事例不用多说,就拿计划生育来口号来讲,何尝有一点对苍天的敬畏,对生命的尊重:“一个超生,全村结扎”、“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谁不实行计划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 这种暴力血腥、毫无人性可言的计生宣传标语在我国农村地区可以说随处可见。

此等杀气腾腾的恐怖口号所体现出来的,便是中国人的生命观:视生命为垃圾,人权为渣滓,毫无同情,毫无怜悯。美国传教士明恩溥来华时,对此就有深刻的观察,他在其名著《中国人的性格》一书中,对中国人缺乏同情与缺乏同情所表现出来的残忍,就用了整整一章来论述。例如他谈道中国文化一向不重人命价值:“天地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固然是一种共识,“株连九族”更是作为一种治国手段,动不动就要抄家灭族,亲友同斩。除此之外,中国人还狡尽脑汁发明各种酷型:腰斩、车裂、凌迟、剥皮、活埋、镬烹、锯割、断椎、刖刑、割鼻、灌铅、凿颠、抽胁等等,以至钟祖康先生评论,“若中国人肯用花于推广缠足或研究酷刑的十分之一的精力用于解决同胞挨冻的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中国人要饥寒交迫了。”

陶杰先生对此现象就有分析:中国并无西方的“法治”观念,只有法家的刑治。英语白人世界的法律,是一套为绅士而设的游戏规则,但中国先假设中国人骨髓里有犯罪的先天倾向,故须以残忍的刑法以阻吓之。在英国、北欧、日本,公民在街头相遇,先假设对方是好人,但在中国,中国人不相识相逢,必先假设对方是坏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就是中国法家性恶论影响中国人思想行为的基本格言,所以中国人的民族性——至少是当代今日尤烈——是冷漠加冷酷,地沟油、孔雀石绿、毒奶粉……所以计划生育下的强制引产现象,不过是个病态社会症状之一。

政府犯了错,人民来买单

早在1950年代,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先生就向中国最高统治者毛泽东建议,中国人口面临过剩危险,必须采取措施控制人口增长。牛皮哄哄的毛泽东却自觉天纵英明,哪里把这等书生意见放在眼中,大批特批马寅初的言论为“大毒草”之外,大手顺势一挥,开始推出自己的远略高见:“人多力量大”、“人定胜天”、“大跃进”,夸夸其谈中国的人口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应该发动人民多生多育。

一个人愚昧并不可怕,怕的就是这个人愚昧而有权力,更怕的就是其权力还不受制约。无奈此君恰恰是此“三位一体”之典型。在上有所好下必行焉的社会里,最高领袖一发话,全民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造民运动”,人口数量在短时间内极剧增长,终于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尝到人口过多的恶果。然而这时候政府又无比“聪明”地“忘了”自己的过错,对胡作非为装聋作哑之外,又开始采取另一种人口控制度来祸国殃民:计划生育。

所谓计划生育,简而言之就是强迫每对夫妻只生一个子女。这种制度,可以说是一个人类史上的一个创举,因为纵观古今中外,夫妻要生几个子女,都是由夫妻本人来决定,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对此指手划脚。但是在中国,本是天赋人权或是不言而喻的人类自然权利,却被政府用公权力强制改造,生儿育女成为商品配置,践踏公民权利成为合法手段,中国人就此进入种猪一样的屈辱时代。

荒谬绝伦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制度,无论是在宏观制定或具体执行上,都有极多问题。比如,在1982年通过的宪法中,其二十五条就规定了中国的“人口增长”应“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

人本应是社会的主体,社会的其它方面,无论是政治、经济、教育、卫生,都应该根据人的需求要调配来安排或适应。然而在我们这片神奇的土地,却完全颠倒过来,人口数量应该“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也就是说,在金钱或利益面前,中国人永远无足轻量,随时可视当局的需要减少或增加,公民的权利与尊严可以任意进行践踏,这就是这个政府的执政水平与执政心态。

这种漠视人权的冷酷且不多说,且看实际的执行中,问题更是触目惊心:例如,很多计生部门的经费直接来自于罚款提成,在自罚自收自用的机制下,往往会把计生工作作为发财的手段,把政策当作生意来做,把人命当成交易来办,从而导致骇人听闻的恶性事件与招权纳贿的腐败。这一点也有人看到,指出要加强监管,但是,当任何的监督措施都变成敛财揩油机会时,一切所谓改革治理整顿都是徒然;再有,计生工作现在常常是很多领导干部的考核内容,领导为了维护自己的切身利益,必然无视于平民的权利,不惜为政绩杀人,为仕途作恶。强制引产事件为什么在中国比比皆是,屡发不绝,就是因为中央的宏观政策制定外,还掺与了太多地方官员的利益在其中。

再从长远的社会效果上来看,计划生育的弊端也越来越突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打光棍的男性可能高达4000千万;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养老问题;还有生育率持续下降带来的长远人口问题;以及人口结构失衡带来的种种社会问题。对于这一切严重后果国人都无法逃脱,个个都要承担承受,不过可笑的是原凶肇事者却依旧高高在上,不用承担丝毫责任不说,还时时接受愚民的欢呼崇拜。

结论

孕妇冯建梅七月怀胎被强制流产,不仅是时代的悲剧,更是体制的迫害。可以断定,此祸国殃民恶法一日不除,强制引产的恶行便一日不绝,种猪式的生活对于中国人,仍然还要继续下去。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