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还敢做蛙声遍野的梦吗

  ·  2012-06-12

支撑东北粮食产量的黑土层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减少了50%,“一两黑土换二两油”的日子再不会有了。我国10%耕地遭重金属污染,华南部分城市约有一半的耕地遭受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有机物污染,长三角有的城市连片的农田受多种重金属污染。“土壤中的蚯蚓、土鳖及各种有益菌等大量消失,农作物害虫的天敌青蛙的数量大减,自然生态面临危机”——中国土壤学专家、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对此忧心忡忡。(6月11日《经济参考报》)

报道的内容是沉重的,看了触目惊心,无需再过多重复报道中引用的数据和专家观点,我们每个人都能在生活中感受到土地污染带来的压力:蔬菜没有了小时候的味道,粮食嚼在口中食之无味,绿色无污染食品在超市高价出售,来自受特殊照顾土地的特供菜成为权利象征,许多忧虑的城市人开始向往到农村种菜种粮食……只是,还有人敢做蛙声遍野的梦吗?尽管那不过是二十年前在农村普遍都能耳闻目睹的景象,现在却魔术般地消失于我们的生活。

回顾二十年前的农村,河水清澈、水草肥沃,河中有鱼虾,草中有蚂蚱,石间的清水可以掬一捧就喝,田边的瓜果摘下来不用洗就吃,那时的种田人对化肥的味道还反感,宁可清晨、傍晚四处捡粪积肥。那时候的大米用井水煮熟了会香气四溢,西瓜的汁液中没有葫芦的味儿,一整天不回家的孩子在田野里也不会饿到,大地提供的多种果实可以安全地将他们的肚皮喂饱……这些今天说起来像个童话,是90后、10后喝着可乐一级进口奶粉的孩子们所能想象的事情,但它的确又不是个童话,曾无比真切地是我们真实的生活。

“以世界7%的土地养活了全球20%的人口”,这句透露着自豪情绪的话,背后掩藏着中国人对于饥饿的恐惧,于是直到今天粮食增产都还是一项无比重要的任务, “粮食安全”始终有一条紧绷的红线悬着,这条红线也间接地导致了化肥与农药一直持续至今的滥用。按照专家以及相关机构测算,目前我国农药使用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但每年大量使用的农药仅有0.1%左右可以作用于目标病虫,99.9%的农药则进入生态系统,造成大量土壤重金属、激素的有机污染。对于土地的欠账,如今迎来还账期,每年因土壤污染致粮食减产100亿公斤,不得不让人反思这些年对于土地的“掠夺”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超量使用化肥和农药在污染着土地,多地唯GDP至上的政绩观,为企业违法排污、超量排污大开绿灯,也给土地与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想要完全弥补对土地的伤害,需要经历一段更为漫长的时间,甚至有可能成为一项无法完成的任务,作为一个公民,能做的无非是不浪费粮食,从小事做起保护环境,而从国家层面看,系统地重建对土地的认识,权衡发展与保护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蛙声遍野的时代回不去了,这是个遗憾,但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不让境况继续恶化下去,不要等待再二十年过后,留下更大的后悔。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