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延迟退休为缓解养老金压力?骗人!

  ·  2012-06-11

9日《新京报》一篇题为《延迟退休缓解养老金压力引争议社科院专家称势在必行》的文章,再次将“延缓退休”的问题划分为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为首的一方,以我国养老金支付压力大为理由,认定“延迟退休年龄势在必行。”而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李林则认为,不能把解决养老金危机的希望寄托在延迟退休年龄上。

说句轻佻的话,笔者对社科院真的没有多少好印象。在我的印象里,这个机构只会花纳税人的钱,却没有干出几件像样的活。笔者对社科院发布的多个白皮书、蓝皮书进行过抨击,对社科院发出的多个莫名其妙的数据进行过嘲笑,并呼吁撤销这个令“权威”难堪的机构。

就延缓退休问题,其实质根本就不在“养老金支付压力大小”上,笔者从两个方面来说明这一问题:

一方面,中国的养老金并无缺口。以去年为例,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为16895亿元,支出仅12765亿元,余4130亿元;即使刨除各级财政补贴的2272亿元,依然结余1800多亿元。目前单位22%的费率,加上个人承担的6%费率,应该足可以满足退休职工的退休金发放,即使适当提高退休金发放标准,养老金也不会出现大的缺口。

另一方面,财政本来就该给养老基金兜底。大家知道,基本养老基金的开征也就十几个年头,此前的“全民企业”、“集体企业”职工是不需要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因为他们创造的利润,都上缴国家了,退休职工的工资全部由国家财政统一发放。开征社会保险费之后,他们改由社保发放退休工资,而计算他们的缴费情况时,却是将他们此前工作时间算做“视同缴费”的。也就是说,他们此前应该缴纳的养老基金,全部交给财政了,而享受的退休金,却要在社保基金里开支。因此,财政每年给社保基金补贴,是理所当然的事。目前社保基金是有不少结余,即使适当提高退休人员工资标准后,导致养老金缺口,也理所当然应有财政完全兜底,这只是财政还社保的债。

弄清楚这个问题后,我们就不难理解是否应该延缓退休了。

我们再来看看不愿意延缓退休的是哪些人?是下岗工人和私企打工者。大家知道,每年职工平均工资的增长,对下岗工人来说都是噩梦,因为他们的缴费基数将依照职工平均工资的增长速度而相应提高,一些下岗工人因此不堪重负,完全是雪上加霜,恨不得提前10年退休;一些私企打工者,也担心自己一旦下岗,也要承担沉重的缴费负担。

那么,谁最希望延缓退休?只能是体制内人。因为他们没有下岗的担忧,更没有缴纳养老保险的负担,多干一年,就多一年“视同缴费”,退休金会拿得更多。此外,现在官员冒险修改年龄成风,都恨不得“为人民服务”到最后一口气,就因为他们在职务上有诸多的权力,能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好处。

正因为社会有着这样的对比,社保部巧妙地弄出了“弹性退休”概念,似乎是没有冒犯到弱势群体的利益。可事实上,在体制内人浮于事严重的当今,延缓官员退休,一方面会加重纳税人的负担,另一方面也挤占了社会就业资源,最终还是要侵害弱势群体的利益。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人社部置七成以上网友反对而不顾,执意启动对延缓退休相关政策的前期研究工作,难道这就是“权为民所用”?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