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曦:三十年高考观

  ·  2012-06-10

我们当然不会放过高考的日子谈一谈教育,大凡中国人中接受了教育的年青一代,都有过自己的高考经历,虽然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在有“余力”之后纷纷将自己的子女从高中甚至更小的时候就送到了国外,我们可以将此理解为“用脚投票”,以示自己对于中国教育,尤其是大学教育,甚至是整个国人的价值评价标准的失望和唾弃!

但什么是我们的“高考观”呢?既然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对于一群人来说是逃不掉的宿命一样的东西,那么这一群人一定会在智商正常的情况下对于这一中国“宿命”形成一个较为一致的看法,也许是一种“成见”,但至少这种“共识”便是他们对于这一种宿命来临之时选择的是“抗争”还是 “领教”的原因!

“高考观”,既然如此称呼,那么至少这一种“宿命”国人还是愿意领教的!“高考”虽然多年来被人诟病,但是这一个过程还是需要我们的认知的!早年的高考我们已经不再去细究了,而至少从我们的父辈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开始“重新”的经历高考,那时的“高考”并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评价”标准和方式,而其本身,其“参与”与否就是一种让人们可以炫耀的“资本”!彼时资源之稀缺,人们不会太注重自己人人都有参加高考的“权力”而是当做一种人生当中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那种机会背后隐藏的是一个叫做“改变命运”的极乐体验!

时间往后推,当大学生们开始增多的时候,他们开始发现,自己之所以参加高考,其目的和意义绝不仅仅是为了“改变命运”这样利己主义的想法,他们开始发现自己能够成为一种相对的“贵族”,至少是精神与智力上的!于是,那种属于有“优越感”的人们都会有的虚幻的“能力与责任”的意识!这种意识此前的中国人绝没有如此广泛的拥有过,一旦拥有了,便是一种爆发和破灭,毕竟,中国不再有“贵族”至少是不再有“精神上”的贵族!

再往后,在政治上受挫的中国大学生们,以及潜在的成为大学生的受过中学教育的人们开始逐渐逐渐的对于“高考”失去了那种“成就感”的极乐,对于他们来说,除非顶级大学的召唤,不如选择另一条同样是强大的政治力量所指明的道路,那就是及早的步入经济生活,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中国究竟有什么发生了变化?我想,至少在高等教育这一点上,中国人的这一批精英分子的气质发生了改变!而九十年代初的这一代大学生也必定将会发现,自己满有一肚子的报复与宏愿,但是,却少有同路者!

再往后推,高考的全民化是对于中国人从古至今的所谓“科举精神”的彻底的摧毁,“精神贵族”不再有,也许他们还是生活在这个国度中那些“象牙塔”里,但是,他们在普通人面前即便是有再多的内心的骄傲,也得不到像原来那样具有号召力的效应了!而“高考观”在此时,开始出现了他的让人厌烦的一面!

新世纪之后的高考观,人们开始反思,开始讨厌,开始注重人人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力之后思考为什么要接受一种他人带有相当大随意性的“评价”,而这种评价虽然在我们的内心当中因为大学生的大量出现而不再重要,但是这种“终身评价”的态度还是让人觉得不甘心!

高考观,至此,花瓶碎了一地!

壬辰 榴月 十八 申江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