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士兵:从高考变化中梳理个人实现的路径

  ·  2012-06-07

今天,6月7日,中国高考日。在中国,约900万学子踏进考场,迎接人生一次大考。今年高考,呈现出很多特点。最近网传很火的“高考成本变迁示意图”表明,这些年高考处于疯狂增涨状态,与之相应的是,考试焦虑感也越来越大。高考报名人数已第四次连续下降,下降人数已达140万。(据6月6日《北京晚报》)

在这样的高考日,不愿意再去说任何的焦虑与沉重,只希望所有考生都能心态轻松,发挥上佳。长期以来,高考成了一种社会沉重,本身就说明高考存在很多问题。或许我们不能把近年来高考人数持续下降的原因,都归于高考本身的弊端。但这些问题解决不好,也注定会让越来越多的考生选择用脚投票,放弃高考。

事实上,在这个时代,在这个社会,对高考越来越不以为然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举个最有说服力的事件,那就是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日前在武汉宣传招生时就强调,“近30年来,中国的大学没有培养出优秀人才来。”朱清时被称为“中国高校改革第一人”,他和南科大曾一度处于风口浪尖上。如今顺利取得招生资格,也被寄予很大厚望。

尽管,朱清时在这时候强调中国大学30年没有培养出优秀人才,显得有些武断,多少有为招生呐喊之嫌。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这些年高校在人才培养方面,的确离社会需求与时代发展存在着较大距离,而且这种距离还是在被不断拉大。

到今天,全社会必须重新认识高考,选择以更加符合公共理性的姿态来对待高考了。每年到了高考,我们总能听到关于高考改革的呼声,一次次看到民意关于高考的种种诉求不断落空。理想的制度体制在现实存在着苍白,不代表每个人在对高考,就完全失去了自我选择。现在,我们应从高考变化中梳理个人实现的路径,那就是尊重个体价值信仰,来寻找独立的人生实现之路。

这就要求,对于高考的价值判断,现在必须重新梳理。曾几何时,人们总喜欢将千年科举与现代高考连接起来,以传统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僵化思维,把无数人生硬地推向高考独木桥。然而,时代列车轰然前行,这个时代文化多元与价值多元,这个时代的机会公平与向上流通,与旧时代相比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作为个体,越是尊重内心的真实价值诉求,越容易找到符合自己需要的发展道路。

毕竟,在这个时代,个人价值实现的领地,可是在国家层面,也可以在市场领域,还可以到民间社会。有人或许有着极其强烈的官本位意识,希望高考成为走向仕途的通道;有人或许更愿意把人生托付于市场的公平竞争游戏中;还有的人更加看重个体在广阔社会的价值实现可能,更愿意在社会实践中提升自己的知识能力。这一切,都要求当前面对高考,每个人都不必再陷入过去那种盲从的群体冲动,同时挤向某个所谓的名校,共同选择某个所谓的热门专业。每个人的高考,都只应将之当成一个轻松自由的人生成长仪式。不论考得如何,做真实的自己,就足够了。

高考在今天,绝不再是“一考定终生”的粗暴游戏了。人生是有长度的,是可变的。每个人的高考,都有通往成功之路。今天所谓的高考“状元”,明天在高校里可能成为不合格的学生,到社会可能失去起码的竞争力。一些个性独特,思想独立的人,他们绕开迂腐的学术和陈旧的体制,把激情与理性有效的结合,反而更容易迅速找到他们实现人生的途径。

总而言之,高考巨大变化的价值指归,就在于提醒今天的学生,没必要再去为高考焦虑了,现在的考生在未来要远比他们想象得更自由,每个人的高考,都有人生价值实现的可能,都有通往成功之路。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