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福:计生部门的两个财源

  ·  2012-05-21

5月4日《瑞安日报》报道:“南滨街道东旭村村民万某某、詹某某夫妇于1991年10月11日生育一男孩,后于2011年9月2日再生育第二胎男孩。经调查,该对象在邻县经营企业,又在市区高档小区拥有一处房产。经该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数月调查取证和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万某夫妇于4月20日主动向当地街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125万元,创下了温州市社会抚养费征收之最,为名人、富人违法生育敲响了警钟。”(注:瑞安市是温州市属下的一个县级市)

然而,这个“征收之最”记录很快就被打破了。5月18日《瑞安日报》报道:“塘下镇韩田村村民陈某夫妇于1995年生育一男孩,又于今年2月生育第二胎女孩。在市计生局牵头下,工商、税务等部门及塘下镇开展联合调查发现,陈某夫妇在国内经营或参股多家企业,资产颇丰。经工作人员调查取证和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陈某夫妇主动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130万元,创下了温州市社会抚养费征收之最。”

不到一个月,一个县级市连续创下“社会抚养费”征收之最(并且都是超过一百万元),可见计生部门敛财已到了何等疯狂的地步。不久前,一位网友回贴说:“同学分管计生工作,他说计生是一门艺术:富人超生,要创造条件让她生下来,这样可罚款、可创收;穷人超生,要不择手段把她打下来,这样可抵指标、可充政绩。我说你这是谋财害命:有钱的谋其财,没钱的害其命。”《瑞安日报》的上述两篇报道,为这位网友的回贴提供了一个注脚。

《瑞安日报》的上述两篇报道,都说这两对夫妇是“主动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的。真的是“主动缴纳”吗?国家计生委前副主任赵白鸽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过:“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是强迫性的,人们是在自愿的基础上实施计划生育的。”当然,众所周知,中国的计划生育如果不是“强制”的,也是“被自愿”的;同样道理,我认为瑞安市的这两对夫妇是“被主动缴纳社会抚养费”的。

三十年来,“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总额无疑是天文数字。不久前,《投资者报》报道:“记者连日来向国家计生委阳光热线12356、北京市计生委相关部门咨询有关年度超生处罚人数和社会抚养费征收统计数据,被告知没有相关数据或不能公布。”计生部门不愿意公开“社会抚养费”的有关数据,原因是,相当大一部分“社会抚养费”是用来抚养计生干部了。

其实,征收“社会抚养费”,仅是计生部门的一个财源,计生部门还有另一个财源是“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费”,这个财源相对透明一些。那么,“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费”有多少呢?国家计生委发布的《2010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公报》列出了2006年至2010年“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费”的数据:

2006年:244.76亿元

2007年:303.25亿元

2008年:364.00亿元

2009年:442.86亿元

2010年:522.14亿元

可见,“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费”也是金额巨大,并且增长速度十分惊人,2010年比2006年翻了一番以上,远远超过GDP的增长速度。显然,如果把“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费”改为花在教育上,无疑更有利于提高人口素质。

从《瑞安日报》的上述两篇报道可以看出,这两笔“社会抚养费”都是针对二胎征收的。事实上,现在人们的“超生”,绝大多数只是生二胎而已,如果放开二胎,计生部门征收到的“社会抚养费”必定大大减少,这就是计生部门反对放开二胎的根本原因(计生部门当然更反对取消计划生育)。既然计生部门从现行计生政策中牟取了巨大利益,那么,计生部门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必然会竭力维持现行计生政策。因此,决策者在考虑是否改变人口政策时,不应该问道于计生部门。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