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述思:谁在推动白菜卖出“猪肉价”?

  ·  2012-05-10

现在,全国穷人的好伙伴大白菜牛起来了——新华社报道:“五花肉才10元一斤,一棵白菜却卖到15元,都顶得上一斤半猪肉了。”

人民群众戒肉还是有传统的——想想改革开放前,能天天吃肉的没几个。但戒白菜却显得空前绝后。

和前段日子向钱葱不同,大白菜此轮疯涨却怨不得找不到出路的民间游资。

原因不复杂:一是天灾。今年春季部分蔬菜主产区持续低温寡照,加之病虫害加重,导致部分蔬菜产量降低、价格上涨。

二是两个官办机构推波助澜:一是天天哭穷的两桶油在发改委配合下顺利涨价,导致油价每上涨4%,蔬菜种植的成本就要增加3%。以从昆明、南宁运往海南的蔬菜为例,油价上涨后每公斤运输成本分别增加了0.54元和0.50元。还有就是老问题:农产品流通中间环节多、“最后一公里”等顽疾也推高了菜价。具体说,蔬菜从农民“菜园子”到市民“菜篮子”,一般要经过“菜农-小贩-产地批发商-长途运输户-销地批发商-小贩-市民”等多个中间环节,每个环节至少加价5%。尤其是“最后一公里”,有时菜价会上涨一倍。

天灾人祸共同推动,白菜比猪肉贵也就显得不可避免。不过遗憾的是,除了消费者叫苦不迭外,按以往的惯例,农民也未讨得丝毫便宜。

从2010年开始,中国大白菜的价格就像坐过山车一般起起落落。最初是受在韩国泡菜危机等传言的推动,白菜的价格一度达到历史高位。这一波极端行情让很多菜农尝到了甜头,于是2011年菜农纷纷扩种,没想到扩种却直接导致菜价的暴跌——当年11月,从一元跌至一角大白菜真的卖出“白菜价”。史称“菜贱伤农”。

谁料现在白菜金贵了,竟出现“地头菜贱,摊头菜贵”的奇观。

有专家分析说,由于缺乏农业保险、组织化生产和分工协作,农户分散经营更像是一场与市场和天气的豪赌。当发生自然灾害、种植面积过大等因素,导致价格波动时,各级经销商则通过自身对蔬菜定价的影响能力,把大部分风险转嫁到了农户身上。但更深层次原因是地方政府组织化产销机制建设的滞后和信息服务的缺失—— 单靠农民个体是很难完成现代化生产营销和准确供需判断的。

既然白菜涨价同时坑了农民和城市百姓,那就是民生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影响社会稳定,目前已成考量各地各部门执政智慧的难题。

新的问题随之呼啸而至。媒体披露,近日,山东有媒体曝光,有菜农使用甲醛对大白菜保鲜。另外,山药、蘑菇等蔬菜也被曝出使用甲醛溶液喷洒和浸泡。这么做主要因为现在的白菜水分多,外面气温又高,两三天就烂掉了,更何况不少白菜还要销往外地,需要经过长途运输,保鲜就成了个大难题,所以不少人喷洒甲醛进行保鲜。而显然如果消费者在吃这样的化学白菜之前不认真清洗,无异于慢性服毒。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消息对于抑制菜价飙升、缓和供需矛盾有一定贡献。

不过,靠如此手段逼公众戒菜显得有些骇人听闻——该从严监管了。

因此,从长远看,要想彻底解决蔬菜季节性价格暴涨,首先还应立足于提升农民的现代化生产和营销能力——前提是政府积极作为,大力推广良好种植技术和防治病虫害技术,建立全国性的市场信息服务平台,通过平价菜店、农超对接等方式尽量实现“菜园子”与“菜篮子”无缝对接,大力减少中间环节。目前直接与超市进行对接的农产品只占所有农产品的15%,大多数农产品还是摆脱不了层层中间环节层层盘剥才走上市民餐桌的销售模式。当然,通过取消收费公路、彻底治理公路三乱降低物流成本才是治本之策。

另外,天天高呼肩负社会责任的两桶油终于降价了,希望此举能真正变成农民和市民的福音。作为共和国的长子,不能总是发布那么炫目的利润业绩,而普通百姓又实在不明白这和自己有啥关系。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