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吉秀松:日本是不是一党制国家?

  ·  2012-05-08

自民党长期执政引发问题

日本自民党统治长达五十多年,但这样的一党独大,并没有滋生独裁与腐败。因为日本有在野党、议会和新闻界的监督,还有公正的司法与选举,使政客们保持谦卑。

最近,有一篇评论日本政治的文章,题为〈日本「一党制」为何没有造成独裁和腐败〉。该文对于日本曾经是一党独大的自民党历史有相当多的着墨,提出「为甚么 如此强势的政党没有必然发生令正直人士厌恶的堕落,比如世界史中屡见不鲜的独裁与腐败?」的问题,还感叹势力强大的自民党「却未走向专政,遑论暴政,最终 在指导日本现代化建设中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但是在文章中,作者将日本定位在一党制,并大篇幅地介绍这个「一党制」下的自民党内部存在的派别矛盾与斗争。企图向人们展示即使是「一党制」,似乎只要执政党内部存在派别就可以防止独裁与腐败的道理。但这明显在误导,有为一党制辩护之嫌。

日本有众多的真正的在野党

首先,将日本归纳为一党制国家是错误的,这种论断违背了日本政治的现实。的确日本在二○○九年政权轮替之前,(除九十年代出现过短暂的政权轮替之外)长期 由自民党统治,统治时期长达五十多年。但是,由于自民党长期单独执政就将之称为一党制或所谓广义的一党制是一大误会。如果说日本曾长期处于一党独大状态, 还可以接受。然而日本的一党独大也是建立在多党制度之上,这才是重要的政治机制。因此应该称日本是实实在在的多党制度下的一党独大,但绝对不是一党制。

其次,只有在没有真正的反对党或在野党的情况下,在没有政党竞争机制之下,由一个政党统治一个国家时才成为一党制,而一党制势必造成独裁与腐败。日本显然与此情形不同,它具有防止独裁的机制,以下几点可以说明日本的政治现状。

第一,日本存在真正的在野党。虽然在野党力量不如执政党大,而且政党较多,但作为重要监督的力量在日本政治中发挥着不可代替的作用,这是无可否认的。战后 的日本,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经历了解体、合并的演变过程。有时在野党被执政党吸收,有时几个在野党合并为一,有时一个在野党也会因政见不同而分裂为 二,也有人离开执政党成立新的政党而成为新的在野党。总之,日本政党经常出现分分合合,但是,在野党一直存在着。自民党的一党独大时代也是如此。

目前日本主要有执政联盟的民主党.国民新党(因消费税问题,已经分裂)、在野的有自民党、公明党、社会民主党、共产党、新党日本、众人之党、新党改革、奋 起日本、新党纽带、新党大地.真民主、冲绳社会大众党、减税日本、改革的志士等在国会中拥有席位的政党。另外还有在国会里无席位的政党。可见日本不是一党 制而是多党制。而只有多党制才会相互牵制、相互监督。当然,实现政党轮替是相互监督功能得到进一步升华的过程。可以说,没有在野党存在,执政党内部派别斗 争将是残酷而血腥的;没有在野党存在,执政党内部即使存在派别也难以防止腐败的扩大;没有在野党存在,一党制必然是专制与独裁的。即使在野党存在,也要尽 可能防止一个政党过于长期执政,因为权力一定会腐蚀人。

选举与议会使政治人物谦恭

第二,日本有自由选举制度与议会制度。这就是说对政治人物的筛选可以通过人民的投票来进行,虽然这一制度也不是十全十美,但是通过选举还是可以淘汰掉一部 份人民认为不称职或腐败的政治人物。日本众议院有四百八十个席位,参议员有二百四十二个席位。这些席位都是通过直接的投票选举而产生的。也就是说民主选举 使人民成为「最大党」,同时也是监督政府的重要组成部份。因为真正的选票会使政治人物表现出谦恭,他们的行为必须与选票相关联,必须向选民负责。这与任命 制有着本质的不同,任命制只会产生唯上欺下等现象。自由选举制度的重要机制在于人民可以更淘汰与换执政党,二○○九年日本实现了政党轮替,再次结束了自民 党长期执政。这正说明了日本并不是一党制国家。

日本的国家政策必须在议会中形成,没有经过议会批准的政策属于非法的。与其他民主国家一样,日本的议会对政府所提出的政策草案、财政预算案、各种法案以及条约等进行质询、辩论、裁决。对于各种草案议会往往要进行激烈的辩论,首相往往是攻击对象,常常是被骂得灰头土脸。

另外,议会制度必须是建立在多党制度之上,只有这样才可能议事;反之,一党制度下的议会只能是一种摆设,人们无需也不被允许针对政府的政策方案进行实质性的辩论。

新闻自由的影响力防止政客堕落

第三,言论自由以及成熟的舆论监督机制。日本有《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产经新闻》、《日本经济新闻》等大报及其所属的电视台日本、朝日、TBS、 富士、东京等民间电视台。这些新闻电视媒体虽有不同政治倾向,虽有不尽人意之处,但是对于政界、财界以及社会出现的弊病与问题都会予以揭露。除了新闻报纸 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期刊杂志,那些杂志对于政界、商界等存在的问题更是予以无情的揭露。一些书籍也针对一系列现实问题做更加具体的描述与暴露。

言论自由的具体表现就是出版与新闻报道自由。这与茶余饭后的闲谈有着本质的区别。有些人将闲谈中的一些言论看作言论自由的表现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闲谈无 法成为一种公共的观点,充其量是牢骚而已。新闻电视等公共媒体可以将一种观点公诸于众,影响社会对一件事的看法。特别是政治人物的腐败等丑事通过揭露之 后,不仅让民众了解一些事实真相,还可以形成一种舆论压力,迫使陷入丑闻的政治人物做出进退的决定,可以说政治人物对于媒体是惧怕三分的。

所以言论自由是防止政治人物变质堕落的防腐剂。日本的一党独大时代也是处在言论自由之下,政治人物的腐败才得以揭露,并进入司法程序。著名的田中角荣前首 相的经济腐败丑闻就是典型的例子;另外,曾经担任过自民党副总裁与副首相的金丸信,因为受贿六亿日元而锒铛入狱。再者民主党前干事长、民主党内最大派别的 领袖、众议院议员小泽一郎虽然在政坛上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也因经济腐败嫌疑而受到指控。这说明日本的政党与法律的正常关系才是防止腐败的关键。

任何政党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第四,三权分立与特别搜查部机构。要维持政党与法律的正常关系,必要的条件就是三权分立。日本是施行三权分立的国家,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权力之间 的相互牵制,有效地避免权力过于集中问题,限制权力是防止腐败的关键。三权分立中司法独立至为重要,如果司法不独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变成一句空话,正 义就无法实现。也只有司法独立,执政党才不会凌驾法律。在日本针对各类腐败问题,由检察部门的特殊组织——特别搜查部(类似香港廉政公署或台湾的特侦组) 负责查办,有东京、大阪、名古屋三个地方检察厅设有这种特殊机关加上另外一些地方检察厅的特殊刑事小组负责追查各种重大腐败案件。

这个机构针对腐败是铁面无私的,不管涉案人员的地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无论涉案人员是政治家还是财界大人物,无论是政府高官还是普通人士,一视同仁,该 受到法律制裁的绝对逃脱不了惩罚的,企图通过「走后门」以避免牢狱的想法是行不通的。所以在日本有像田中角荣、金丸信那样权势人物,有像原西武集团老板、 曾经名列世界富豪第一名的堤义明那样人物都因为经济问题而被请进没有空调的拘留所,并接受了审判。

正由于如上所述的因素,在日本任何政党、任何政治人物理所当然地接受宪法与其他法律的约束,绝不可能置身于法律之外。政党,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需服 从法律,不能超越法律或指导法律。在法律面前任何政党平等,才能保证实现政治监督。反之,法律服从政党,那是一党制下才会出现的现象。

综上所述,日本自民党长期一党独大是事实,但是,日本不是一党制国家。日本遵循三权分立原则,其中司法独立不仅保证了政治的公正性,还有效防止了政客滥用 权力进行腐败。虽然不能说日本没有腐败,但是其腐败程度显然较低。那些企图利用民主国家也有腐败现象来拒绝民主的观点是蔑视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的真谛。虽 然说「民主并不等于清廉」,但是没有民主,产生腐败的机率更高。我们不能因为一些民主国家存在较为严重的腐败就否定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进步性,更不能以 此拒绝民主与自由的价值观。日本的民主主义制度是在战后确立的,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美国。也就是说民主主义不是日本的传统政治形态,属于舶来品。但是这样 的舶来品却在日本生根发芽,这恰恰证明了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理论的普遍性。

原载《开放》2012年5月号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