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社会抚养费有多少用于孩子身上?

  ·  2012-05-03

记者通过仔细查阅有关资料,以9亿元为2011年内地各省市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平均数,全国31个内陆省市总征收规模高达279亿元。但如此巨额社会抚养费去向何处成为一个谜,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县级政府甚至明文规定,社会抚养费征收款的一定比例用于奖励乡镇、村一级计生专员。(5月2日中国广播网)

作为现行法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对超生的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这笔每年高达200多亿的巨额款项,去向何处、如何使用如今却成为一个迷,如果这项法规想要继续实行下去,那么势必要公开、透明地公布社会抚养费的使用明细,如果社会抚养费真如一些地方政府所做的那样,“社会抚养费抚养计生委”,那么到了有必要重新衡量、评价这项法规是否合理的时候。

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理由是超生人口占用了社会资源,姑且不论这个有争议的说法是否成立,如果社会抚养费的大部分能用到孩子身上,也会让超生家庭多些心甘情愿缴纳的理由。但对于社会抚养费该怎么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语焉不详。具体到地方,比如山东省出台的《计划生育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社会抚养费应当全部用于计划生育事业,将85%的社会抚养费使用权归于县级计生委,但具体怎么用谁也不清楚。

社会抚养儿童所占用的资源,无非是教育投入、安全保障、健康保障、成长培养、社会就业等,由此不难推断,社会抚养费应由拥有使用权的部门,按比例划给教育、安保、医疗与卫生、培训与就业等各系统,如此才能让社会抚养费名副其实。但我国推行义务教育已久,因超生而不能享受义务教育,需另外付一笔费用,这本身就形成了悖论。另有难以理解的地方是,乡镇计生人员本来拥有工资,但社会抚养费还要分出30%到40%用于奖励村镇一级计生专员,这无形中会鼓励基层计生部门“放水养鱼”,漠视超生、热衷罚款。

按照山东省的《管理办法》,社会抚养费不但“计生生育事业”,而且使用权归于各级计生委,没有财政部门的划拨调度,社会抚养费成为计生部门盘子里的蛋糕,既然起不到“社会抚养”的作用,那不如更名为“计划生育事业费”更合适。下一步想要保证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合理性,就有必要看看就用有多少钱用在“社会抚养”方面、用到了孩子身上,否则社会抚养费真成了一个空设的名号,失去了其最起码的征收理由。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