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主页 » 杂谈 » 梦语录
字号:

梦语录

作者:  2017-11-29添加评论  阅读65次

作者:严已人

混沌天地,初开之际。生两国。曰“孔国”,曰“礼国”。

孔国为礼教之国,行千年之道,时人不语枉言,不念枉想,不许枉诺。

礼国虽云礼,却无礼教可言,早前穷途潦困,国运空虚,内战不断,直至中流统一,方得壮大。

黄初十一年,礼国兼并孔国。

礼教失传。

孔人不闻。

至此已一百年有余。

余尝闻关中暮溪地间有人尝遇孔国之民。群众哗至,不复寻。

一日逢关中,遇大雨,忘路之所归,见一樵夫正值山中,唤吾同行。

吾将随。与之相谈,幸甚至欢,

彼辈见吾无害,告之余其乃孔人之后辈也。

吾甚惊,言道:“我道孔国人不复存已!”

“由是哉百年有矣,“彼道:“吾辈早年艰辛,翻山越岭,始寻净土,末几欢歌,礼人将至,移师平地,其语不愿伤及吾辈,只愿吾辈依归,并奉且金银珠饰,玉帛奇珍,欲吾心依附。吾辈有清高志士,不愿屈服,彼晓天下冠其以叛国之名,私刑致死,吾辈惊呼!其威胁道,汝若传毫干之言,下场两无异。”

语及至此,孔国之樵夫容色难言。

“既是依附,当为国人,是今天下孔礼一家,谓孔礼国也,汝等莫不是不愿认孔礼之国,而后遭殃?“

“非也,吾未尝不认孔礼之国,然而昔者之时,孔人礼人不复交亲。如今天下,孔人曰孔礼人,礼人曰礼人也。是为孔人不复闻。余辈洁身遁处,不与世交,不与世俗,未尝有违国之名义,叛国之身躯,而年中二三事,吾辈之栖处被剿,吾人之孙被侵,斯此种种,为讨公理,遂晓天下以闻明。“

“吾未尝闻有此事!“

“方今天下,宣语出于宫门,军士守于宫门,民士死于宫门。何尝有不逊之民,不太平之信,不守忠之志士乎?冤屈之叹,申之公家,晓之众词。众口一词,何冤之有?“

“是故汝隐于山林,不复出寻?“

“一为归隐,二为难所。“
其斟一杯烈酒于我,令饮尽,遂饮尽。其问曰:

“十日前,汝可闻刺童之事乎?“

“闻也。“

“若何哉?“

“此案当结,为顾童者之疏忽,父母者之妄言,侵国者之辞辩。“

“宁可信乎?“

“其众纷纭,众词不一。“

“世道所以然,世人所以然。宁愧于心,不愧于身。“

“众人执“火不烧及吾身,何有相干”之言论,况国之泱泱,焉能万事俱全。“

“汝言有误,是以火烧及吾身,亦不可有干。国之泱泱,利器在民,除其钝角,磨其刀刃,施之以威逼,明之以利益,大民纯纯,宁可息事,不愿宁人。“

“有道焉。”

“道以不道方可书,信以不信方可明。是以新生之另一文体哉。汝可阅新闻之词,读近日之诗。曰为礼,曰为欺。曰为忠信,曰为枉词,曰为太平,曰为乱世。“

孔人起身入厨曰稍息半晌,半晌得过,吾入其窥探,已不复有见。

正是:来如风雨息弦惊,去若无声知者清。枉语太平不盛世,何为礼子冠孔名?

大雨已过,天气太清。吾饮之烈酒,如身于梦境,飘飘然然,竟寻得归处。待方醒之时,已得归路。得遇孔人一事,不知是梦是实,或亦梦亦实。遂作其文,权当记一有趣之梦言胡语。复阅报,中有秩事两三干,盛世天下放眼尽望,太平所到目光所及,何乱之有?当作“梦语录”。是为其一梦事。

——《梦语录》  严已人(笔名:妤公子)记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小提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