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杂谈

李大兴:七号大院的失踪者

作者:  2017-03-11添加评论  阅读1,072次
去年三月底,在北京见到上海著名学者朱学勤教授,在一家普通的烤鸭店,喝着近似二锅头的烈酒,聊着很尘世很无奈的话题。以我见识所及,当下大名鼎鼎的知识分子或者文人看上去都是普通人,生活也大多很平民化,在人群熙攘的北京街头,一转过街角就找不到了。 第一次知道朱学勤教授,还是九十年代读到他那篇名动一时的《寻找思想史上的失踪者》。“六八年人”的说法,很有翻译文学和沪上的气息,如果在北京可能说得直接了当:“老三届里忒有思想的那几个”。 这篇文章里我以为深刻的是,“这一代人精神短命的内在原因,还在于当年我们吞下的精神面包,既有营养也有毒素......在当时的...

陈行之:“等待”考

作者:  2016-01-21添加评论  阅读4,434次
1 我最初拟的标题是《年初岁尾说等待》,后来想起曾经写过《“宣誓”考》(2006-4-19)、《“雷池”考》(2006-5-18)、《“权力”考》(2006-6-18)等文字,于是想将本文也归到此类文章中去,所以改为现在这个标题,这样一来叙述角度将发生略微改变,但我认为这种改变是必要的。 2 其实“等待”无须考证,它既不佶屈聱牙又不晦涩深奥,意思浅显易懂,几乎就是这两个字本身。然而词语就像我们经历过的很多事情一样,在特殊情况下往往会显现出非同一般的含义,使你不得不侧目,不得不关心,所以又觉得有必要考证一下。 “等待”,如果我们不给...

致贱人:我凭什么要帮你?!

作者:  2015-12-25添加评论  阅读5,020次
作者:咪蒙 1 是的,我写过《所谓情商,就是好好说话》。 但最近我的情商真的不够用了。 有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我的电话,上来就说:“咪蒙,我很喜欢你。我在创业。所以,你免费帮我写篇软文,宣传我的APP吧。” 还没等我回答,她就开启了传销模式,一直讲她创业有多艰辛,并且每句话之间无缝拼接,好难打断。 然后她就讲了1个多小时,我真的好想死。我只好一边听她说话,一边下载了她的APP研究了一下,实在是太烂了,烂到爆。 我只好打断她,说,不好意思,我帮不上忙。 她就怒了,她真的怒了。 她直接训斥我:“我都说了1个...

林行止:经济学家的思维你别猜

作者:  2015-11-08添加评论  阅读3,029次
“经济学及经济学家笑话”(Jokes about Economists and Economics)网站有一则“攻读经济学十项理由”,笔者以为其中五项有“普世性”,改写如下── 一、读通经济学等于拥有常人所无的独门武器“无形之手”,有必要时可令对手防不胜防。 二、可以终日侃侃谈论财富而不必理会能否赚钱。 三、“滚石”的米克·夏格(伦敦经济学院肄业)和加州前州长“大只佬”施瓦辛格(奥地利Graz大学经济学系毕业)都是“经济学出身”,他们名利双收,足为范式。 四、当你失业领失业救济或综援时,你不会彷徨、自责,因为你知道沦落如斯不是你的...

老愚:暮色四合

作者:  2015-11-08添加评论  阅读3,802次
【编者按】本文为作者“故乡在童年那头”系列之二十。 太阳下山后,天地间有短暂的静默。此刻,事物仿佛失去了重量,云朵静伏于空中,远山作成模糊的一团。 暮色骤然而至,它遮蔽了万物,让生灵发不出声音。连聒噪的归鸟都机敏地躲进巢里沉思。 炊烟升起。柴火好闻的气味弥漫开来。劳累一天的农人,从中嗅出了饭菜的芬芳。在关中西府,晚饭无非是稀粥和馍馍,但在此时,它们都被渴盼镀上了一层诱人的金色。农人舍不得点煤油灯,他们就着灶火的余光,蹲在厨房间吃饭。日日相同的食物,在这个时候却有不同的嚼头。他们不言语,吞咽发出愉快的声响,尽可能拉长咀嚼的时间,让饭食的滋味多...

何越:别生气,不是种族歧视!

作者:  2015-10-23添加评论  阅读3,562次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人 何越 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每年都来英国和我们小住数月。适逢中秋佳节,她请我们全家四口还有英国亲家公与亲家母去中餐馆吃团圆饭。没想到竟出了不愉快,还与“种族歧视”有关。 酒足饭饱的尾声,一位英国小伙侍应生托着一圆盘走了过来,上有四小杯酒。他说:“今天中秋节,老板说送给各位美酒一杯。”他把酒杯一一放在我英国家公家婆、我先生、还有我面前。他又问了句:“有谁需要喝软饮料吗?”见无人回答,他收了盘子走了人。 母亲面前没有酒杯!“可能是数错了。”我怕她心里瞎想,忙把我的酒杯放在她前面。 “明明是五个大人。”...

李银河:为什么只过精神生活

作者:  2015-08-241条评论  阅读7,510次
人的生活有物质和精神两个部分。物质生活是滞重的,下坠的,现实的;精神生活是轻灵的,飘逸的,理想的。 人的物质生活无非是吃喝拉撒睡,生存需求,各种生理的欲望。人的身体最终要经历一个从高向低的衰落过程,一个从美到丑的变化过程,一个从生到死的演变过程。虽然像美容整形之类的人为干预能够暂缓甚至一时逆转这个过程,但是最终的衰败不可避免。当年华老去,红颜不再,人不得不变得沮丧,不愿意照镜子,不愿意再看自己。人只剩下欣赏自然之美、他人之美的份儿,心里暗自哀叹时光的流逝,岁月的无情。 人的精神生活却可以超脱于物质和肉体之上,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人可以欣赏世上...

【剪报】twitter关键词——天津

作者:  2015-08-15添加评论  阅读2,362次

老愚:乙未年消夏造句

作者:  2015-07-24添加评论  阅读1,710次
【绿】中国当局的股市设计,与世界各大交易所迥异:涨为赤色,跌为绿色。延续的是暴力革命的嗜血传统,见到红色便亢奋。本来给人希望的绿色,成为股民厌恶的颜色。夏至以来的股市日绿,日又绿,日日绿——绿油油一片,令股民在心里打起寒颤。平衡躁动、失控情绪的绿,却让输钱者愈加激动,在被救得奄奄一息的股市面前,让红色代表下跌,绿色标示上涨,涨跌标示色回归国际标准,恐怕是一个不坏的建议。 【梦】昨夜,一弄潮儿忽入吾梦中。此公曾独霸一方,有权有钱,宴席间喜扮作“毛泽东”,以湖南话放送其语录:“世界上现在有两股风:东风、西风。中国有句成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

沈睿:灵魂在哪里?

作者:  2015-07-242条评论  阅读1,563次
回到家,打开家门,走了两个月的家一切如旧,甚至我离开之前担心会干死的盆栽植物Pothos,也仍充满生机。Pothos是常青植物,中文中或许叫万年青,是最容易栽培的植物。Pothos的特点是蔓延,攀延,有种女性的温柔和伸展,一方面绿意葱葱,茂盛着有无限的生机,一方面伸展蔓延,好像渴望与盼望。我喜欢家里有植物,Pothos的温婉和柔韧,成为首选。更重要的是Pothos在古希腊的神话里代表渴望和思念,我喜欢这个意象。 以前每年夏天去旅行,通常我会把这植物请邻居或带到办公室请其他人照管。可是今年我的邻居生孩子,她们家脏乱差到我不能进屋的地步,我不能让这样的...
1 2 3 4 5 81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