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周泽雄:银幕上的文学像素

  ·  2018-03-12
一 我和妻子走进电影院时,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正在好莱坞杜比剧院进行,我们将要观看的影片《三块广告牌》(Three Bilboards Outside Ebbin...

周泽雄:学者还是知识分子

  ·  2017-10-16
他是星光在空照。 这不是本身已经熄灭、而它的光还在运行的那种星。这是本身还辉煌灿烂、可是它的光辉已经谁也看不见、谁也不需要的那种星。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

周泽雄:不读《管锥编》,无以识钱锺书

  ·  2017-10-07
钱锺书走了,与这位世纪智者在工作、生活上曾有点瓜葛的,都在报章上发表文章,悼念中搀点自炫地讲述自己那点奇遇。这是正常的,雄鹰可以赞美太阳,不等于无诗才如向日葵或蜀犬者不能...

周泽雄:钱锺书、杨绛的“异量之美”

  ·  2017-10-07
一 2016年5月25日,105岁高龄的杨绛先生“回家”了。——熟悉杨绛近作的读者知道,“回家”是她的专用语,特指那件人们喜欢用“种种词儿软化”的终极大事。韩愈诗曰...

周泽雄:士兵的悲歌

  ·  2017-09-25
一 “涨潮了。”英国军官说。 “怎么看出来的?”另一位军官问。 “尸体漂回来了。” 眼前,乌云漫卷,白浪滔滔,一派“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肃杀...

周泽雄:末世枭雄司马懿

  ·  2015-01-04
英雄有两种,打出来的和忍出来的。打出来的英雄生猛亮丽,如项羽,然秋后轧账,常不及忍出来的英雄收益广大,如刘邦。在汉末三国,若曹操、诸葛亮算前一种,刘备和孙权就属后一种,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