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郑永年:中国的城市化和城市升级

  ·  2013-03-26
对中国大多数城市来说,城市化的主题不应当是无限的扩张,而应当是城市的升级。而城市升级最具意义的就是城市的附加值。在产业领域,人们有产业升级一说,其实在全球化的今天,城市也...

郑永年:全球化与中国的城市化

  ·  2013-03-19
除了以人为本,中国的城市化还必须考虑的第二个要素就是全球化。全球化这个因素比较年轻,但非常重要。在世界范围内,全球化从来就是城市化的一个主要动力来源。在西方,城市往往发生...

郑永年:城市体制改革是中国城市化的制度前提

  ·  2013-03-12
近来,城市化已经成为中国新一届政府的最高议事日程之一。理由很简单。无论是通过建设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而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发展,还是通过解决城乡二元结构而达到社会的稳定,都离不...

郑永年:如何建设中国大社会?

  ·  2013-03-05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在实现政府向社会分权,在建设“大社会”和“强社会”的同时,也建设一个“好社会&rdqu...

郑永年:中国机构改革为什么要向社会分权?

  ·  2013-02-26
中国的大部制改革为什么必须向社会分权?道理似乎很明显。向社会分权是大部制改革成功的前提条件。向社会分权有三个基本目标。其一是真正促成政府从无限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转型;其二是...

郑永年:中国如何才能真正缩减政府规模?

  ·  2013-02-19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机构改革的其中一个重大目标是缩减政府规模,提高政府效率。但是机构改革走过了三十多年了,除了政府部门的数量有很大的减少之外,政府的规模和政府部门就业人员...

郑永年:中国的体制改革已走到了哪一步?

  ·  2013-02-12
中国新一轮的机构改革或者行政体制改革即将开始。要理解下一步可以做什么和怎么走,就首先需要理解机构改革已经走到了那一步?简单地说,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行政体制改革大体上说...

郑永年:中国行政体制改革往哪里走?

  ·  2013-02-05
中共“十八大”之后,新一波行政体制改革的任务,已经摆上中共领导层的议事日程上来。下一波行政体制改革往哪里走?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人们首先理解中国...

郑永年:为什么中国需要建设国家意识形态?

  ·  2013-01-29
今天的中国,在意识形态真空的状况下,就必须首先要造就一种全国人民(各阶层、各种族等)都能认同的国家意识形态。这样一种国家意识形态必须是中国的核心价值和共享价值的有机结合。...

郑永年:中共的“党文化”及其命运

  ·  2013-01-15
中国共产党拥有8000多万党员,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其党员的数量要比大多数国家的人口还要多。但是,作为唯一的执政党,中共面临着无穷的问题、挑战,甚至危机。有人说,中共那么...

郑永年:中共可以重拾人民的信心和信任吗?

  ·  2013-01-09
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国向何处去?”一直是人们所关切的。中国旧时有“新官上任三把火”一说。很自然,人们期待着新一届领导人的这...

郑永年:网络时代的中国政治变革

  ·  2013-01-01
在互联网刚刚创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这种在大多数国家仅仅是社交工具的技术,可以在今天的中国扮演如此重大的政治角色。以“网络”开头的很多概念,已经...

郑永年:中国怎样反腐败才会有效?

  ·  2012-12-25
刚刚过去的中共十八大把反腐败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新领导层一上任也即刻把反腐败提高到其最高的议事日程上来。反腐败方面的新发展对中国政治意味深远,具有多方面的含义。首先,把反...

郑永年:全面小康就是中产社会

  ·  2012-12-23
实现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在十八大报告中提出,意味着中国的中产阶层将随之扩大。 一个拥有庞大中产阶层的社会,是相对较平稳的社会,也是内生动力较强的社会。在中国当前提倡拉动内需...

郑永年:社会、行政体制改革与中国的经济增长

  ·  2012-12-20
社会体制的改革和中等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在很多人那里并不是很清楚的。这里,人们首先要把经济领域和社会领域区分开来,从而把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区分开来。中国早期的改革者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