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郑永年:“法”与文明

  ·  2018-03-06

为了让“法”在本土生根,“法”本身需要发生变化,使得其能够在最低限度上和本土“接轨”。这也就是“法”的中国化的过程。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仍然处于剧烈的变动过程之中,文明仍然在演变,“变”仍然是社会政治的主体特征。

郑永年:中国农村土地制度向何处去?

  ·  2018-02-27
近来,中国有关当局公布了将在农村推展的土地“三权分置”的改革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的“三权分置”。根据官方的解释,“三权分置”可以落实宅基地的集体所有权,...

郑永年:“史”与未来

  ·  2018-02-27
中国文明对“史”有其非常特殊的理解,“史”绝非近代西方意义上的史学。实际上,没有一个文明像中国文明那样重视史了。笔者认为,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史”是西方意义上的“法”的...

郑永年:西方的自由“退步主义”

  ·  2018-02-25

在很多方面,西方自由主义已经没有了近代那种进步的动力。它已经不再是一种具有现实主义的自由主义,而是一种自以为是、没有自我反省检讨能力的虚伪主义。这种趋势如果持续下去,西方自由主义必将继续衰落,直到最后的危机。

郑永年:中国为什么要躲避大国“命运”?

  ·  2017-04-29
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世界处于一个“不确定性”(或者通俗地说是“乱世”)状态。地缘政治面临急剧的变动。英国脱欧、南中国海、朝鲜半岛、中东和叙利亚、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国与美国...

郑永年:金融危机阴影下的中欧合作

  ·  2015-11-07
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英的行程刚刚结束,德法两国的总理分别在本月29日至30日和下月2日至3日接踵访华。两国大使更是一同发声:中国是核心伙伴。中国和欧洲的合作进入了一个“黄金时...

郑永年:躁动不安的中国社会如何安静下来?

  ·  2015-05-18
处于转型期的问题可以理解,但如果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积累起来,得不到解决,那么最终就会造成社会失序的局面。保卫社会、重建我国社会秩序是唯一的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

郑永年:中国反腐败运动如何深化

  ·  2015-02-12
十八大以来,中共发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腐败运动,至今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随着运动的深入,需要开始思考运动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反腐败的现状如何?运动到今天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

郑永年:反思中国多边主义外交

  ·  2015-02-03
迄今,中国的多边主义外交已经历了不小的变化过程。简单地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毛泽东时代,中国反对和抵制多边主义外交,而力主双边外交。当时中国严守主权国家...

郑永年:十八大两周年再评价

  ·  2015-02-01
十八大后习近平表示“肉吃完了要啃骨头”。上世纪80年代大家都很穷,穷则思变。现在要改革,既得利益群体不想改,他们过得很好。此时,只有集权才能打破改革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打破...

郑永年:中国丝绸之路的政策工具

  ·  2015-01-29
2008年开始的全球性金融危机,既是全球性经济结构失衡的结果,也继续恶化着全球经济结构。全球经济到今天并没有恢复过来,很多经济体仍然处于低迷停滞的状态。另一方面,尽管中国...

郑永年:中国实施丝绸之路的优势

  ·  2015-01-27
在实施丝绸之路方面,中国所具备的一些特殊优势,可以协助新兴市场国家有效克服其经济发展的瓶颈,激发其潜在成长动力。丝绸之路沿岸、沿边国家,大多数为发展中国家,甚至贫穷国家,...

郑永年:丝绸之路与中国的可持续崛起

  ·  2015-01-14
丝绸之路的大目标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实现中国民族复兴和国家的“和平崛起”,成为一个真正有能力的责任大国。 中国是否可以实现和平崛起,取决于是否能够满足至少如下三个...

郑永年:丝绸之路与全球经济再平衡

  ·  2015-01-06
从世界经济历史的发展和现状来看,今天的中国正面临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在实现本身可持续发展的同时,带领发展中国家走出全球经济结构性失衡的困局,让全球经济在激发增量的过程中,...

郑永年:亚洲思潮变化及其大趋势

  ·  2014-12-31
世界在变,人们的思想也在变化。思想的变化一方面反映了社会现实的变化,另一方面,变化了的思想,又会对现实产生巨大的影响。一旦人们接受了新的思想,就会影响到个人行为,无论是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