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郑永年:90年代的中国政改逻辑

  ·  2018-05-17
中国90年代的政改逻辑适用时间较之80年代长,涵盖了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到2012年的23年时间。如果说把1978年开始的、由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称为“邓小平时代”...

郑永年:技术冷战与中美冷战的序曲

  ·  2018-04-25
中美两国的贸易战,至少在言语层面,正在激烈地交锋之中。目前的局部贸易战会不会升级成为全面贸易战?贸易战会不会导向技术冷战?技术冷战会不会升级成为全面新冷战?这些都是人们关...

郑永年:“权衡”与中国政治

  ·  2018-04-21
古今中外,政治就是关乎“权力”,政治学就是围绕“权力”这一概念展开和构建的。不过,中西方文明对“权力”一词的认知不同、实践不同,也在此基础之上形成了不同的政治制度。今天所...

郑永年:商与中国政治

  ·  2018-04-04
中国高层自中共十九大前开始,延续至今的对房地产、金融领域的整顿过程中,首当其冲的是那些被人们视为“大鳄”的企业或企业家。如果说十八大之后政治领域反腐败运动重点在“官”,那...

郑永年:别了,旧梦

  ·  2018-03-28

21世纪这些区分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甚至出现政治上的趋同现象,至少就实践来说。今天越来越多的国家,不管是民主政体还是非民主政体,是西方还是东方,强势政治人物纷纷登上政治舞台,并且他们所依靠的都是民粹主义

郑永年:普京功与过

  ·  2018-03-28

在当今国际社会,普京可是很多国家的领袖所崇拜的对象。无穷的个人魅力、“战斗民族”不屈的性格、高超的政治操作手段、至高无上的权威、对“敌人”的毫不留情、对国家利益赤裸裸的追求,有太多的“政治品德”表现在这位领导人身上了

郑永年:制度身份与领袖个体

  ·  2018-03-20

政治永远都是精英之间的竞争和斗争,但竞争和斗争需要规则,没有规则,便会暴力成灾,血流成河。所谓的权力更替就是精英的更替,包括同一代精英之间的权力分配、权力在这一代与下一代之间的转移、从一种类型的精英到另一种类型精英的转移

郑永年:即将来临的中美新冷战

  ·  2018-03-13

人们绝对不能低估美国的“中国判断”对其对华政策的影响。在国际政治和外交关系上,A国对B国的外交政策,是基于A国对B国的基本判断之上的,是“朋友”还是“敌人”。一旦A国判断B国为“敌人”,A国就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来对付B国。

郑永年:2018年的新一波“中国威胁论”来势更猛

  ·  2018-03-09

“中国威胁论”始终是以西方国家为主体的国家群(即西方国家和它们的盟友)的一条对华外交主线。冷战结束之后,“中国威胁论”已经经历了好几波。每一波“中国威胁论”浪潮轻则曲解和诬蔑中国,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

郑永年:“法”与文明

  ·  2018-03-06

为了让“法”在本土生根,“法”本身需要发生变化,使得其能够在最低限度上和本土“接轨”。这也就是“法”的中国化的过程。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仍然处于剧烈的变动过程之中,文明仍然在演变,“变”仍然是社会政治的主体特征。

郑永年:中国农村土地制度向何处去?

  ·  2018-02-27
近来,中国有关当局公布了将在农村推展的土地“三权分置”的改革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的“三权分置”。根据官方的解释,“三权分置”可以落实宅基地的集体所有权,...

郑永年:“史”与未来

  ·  2018-02-27
中国文明对“史”有其非常特殊的理解,“史”绝非近代西方意义上的史学。实际上,没有一个文明像中国文明那样重视史了。笔者认为,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史”是西方意义上的“法”的...

郑永年:西方的自由“退步主义”

  ·  2018-02-25

在很多方面,西方自由主义已经没有了近代那种进步的动力。它已经不再是一种具有现实主义的自由主义,而是一种自以为是、没有自我反省检讨能力的虚伪主义。这种趋势如果持续下去,西方自由主义必将继续衰落,直到最后的危机。

郑永年:中国为什么要躲避大国“命运”?

  ·  2017-04-29
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世界处于一个“不确定性”(或者通俗地说是“乱世”)状态。地缘政治面临急剧的变动。英国脱欧、南中国海、朝鲜半岛、中东和叙利亚、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国与美国...

郑永年:金融危机阴影下的中欧合作

  ·  2015-11-07
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英的行程刚刚结束,德法两国的总理分别在本月29日至30日和下月2日至3日接踵访华。两国大使更是一同发声:中国是核心伙伴。中国和欧洲的合作进入了一个“黄金时...
1 2 3 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