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赵宗彪:文明,因交流而精彩

  ·  2015-08-22
一 又一次来到新疆。这片美丽而辽阔的土地,百看不厌。虽说是盛夏时节,据称是四十年来最高温,但是,来自雪山高原和戈壁大漠的风,依然清凉,在我的感觉里,反而是江南的燠热...

赵宗彪:新加坡的成功与儒家文化无关

  ·  2015-03-29
作者按:2008年10月,我当时作为大陆的公务员,到新加坡接受了为期半月的培训。回来后,写了这一篇完全属于私人性质的体会。现在翻出来,公之于众。此文有所删节,并隐去相关地...

赵宗彪:读什么书做什么人

  ·  2013-05-12
要认识一个人,除了直接的交往之外,还有两个较好的途径,一是看他与什么人交往,二是了解他平时读什么书。 人是环境的动物,与什么人交往,对人影响最大。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赵宗彪:以什么重建孝道

  ·  2013-05-04
最近几年,以国学名义出现的以诵读古典作品为主要形式的复古现象,如火如荼。许多国学研究之类的协会学会也应运而生。更有甚者,是将二十四孝图刻石上墙,将其中的卧冰求鲤、郭巨埋儿...

赵宗彪:两岸中国人的共同彼岸

  ·  2013-04-03
——读《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浙江台州的领导率团去山东省某地考察。与对方见面时,他们热情地说,欢迎台湾同胞来祖国大陆看看。...

赵宗彪:来到世界不是为了奴役他人

  ·  2013-03-18
——读《曾国藩家书》 如果要推选一本中国近代以来最有名的家书,非《曾国藩家书》莫属。远的不说,即使是九十年代以来,这本家书的各种版本,我看到过的...

赵宗彪:坚守就是力量

  ·  2013-03-16
——读许知远《时代的稻草人》 “稻草人”一词,现在是一个服装的品牌。它本来是农民插在田间防鸟雀侵扰庄稼的木偶,是人们所熟...

赵宗彪:国门的开与关之间——读《邓小平时代》

  ·  2013-03-05
邓小平是上个世纪中国的政治强人,也是伟大人物。他是国际公认的共产党人中对中国的进步贡献最大者。所以,有关他的传记,一直很多。最近,美国人傅高义的著作《邓小平时代》汉译本出...

赵宗彪:倾听远方的春雷

  ·  2013-02-19
——读茅于轼《中国人的焦虑从哪里来》 春节期间,有一本书我反复阅读,它就是茅于轼先生的新作《中国人的焦虑从哪里来》。 茅于轼先生是著名的经济学...

赵宗彪:不要辫子和红卫兵服再现

  ·  2013-02-19
人有个性,所穿服装也有个性。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人们的穿衣不会相同。只有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你才会自在,才会放松,这是一个常识。所以,一般而言,去参加面试的人,最好穿平时自己...

赵宗彪: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  2013-02-07
——读《黑眼睛看世界》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是对《论语》中的名言作个筛选,发现最使人共鸣的是“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

赵宗彪:我们能知道什么

  ·  2013-02-02
——读李承鹏《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互联网的好处,是人们的交往方式前所未有的便捷。不好的地方,是垃圾信息太多。即使是手机中,由于商家们的不懈努力,...

赵宗彪:重建对历史的信任

  ·  2013-01-31
——读杨奎松《读史求实》 历史是一个民族最主要的记忆。中国文化对历史特别重视,所以留下的史料也特别多。有人说,中国没有宗教,但是,有着对祖先的崇...

赵宗彪:点燃时代精神之灯

  ·  2013-01-22
——读鄢烈山《点灯的权利》 要写中国的新闻史和当代思想史,不可能绕过《南方周末》。写《南方周末》史,不可能绕过鄢烈山。 鄢烈山先生是杂文家,或...

赵宗彪:谁该担当社会信任的主责

  ·  2013-01-17
——读《政府质量》 社会管理是一门科学。但是,这门科学,就如研究人的大脑与思维关系一样,总有太多的意外,太多的不确定,似乎永远不会有一个完全终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