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羽戈:酷吏为什么往往没有好下场?

作者:  2015-04-03添加评论  阅读522次
酷吏这枚阴冷的标签,往往都是朝他人身上贴,惟有柯文哲,竟以此自封,令人瞠目。那么这位台北市长酷在哪里呢?他履新之后,要求下属早上7点半到岗,下属表现不好,便遭他破口大骂,“市长室秘书上班第一天就哭着辞职,柯再去秘书处要人,因为工时太长,没人敢报名”。不过,对比中国古代的著名酷吏,如张汤、严延年、周兴、来俊臣等,柯文哲便成了谦谦君子;在杀人如草不闻声的酷吏面前,新官上任的柯文哲以骂人立威,好似过家家。同为酷吏,张汤、严延年之酷,可谓严酷、残酷;柯文哲之酷,充其量只是严格,我想到的形容词,则是Cool,更多是一种性情、姿态的张扬,难以上升到政治的高度。 ...

羽戈:规则比观点更重要

作者:  2015-03-19添加评论  阅读559次
瓦茨拉夫·哈维尔的文章,在中国传播率最高的是哪一篇:《无权者的权力》,还是《人民,你们的政府还给你们了!》?如果扩大文章的定义,或者把“文章”换成“文字”,想来选项可以增加一个,即译成汉语不足百字的《对话守则》,这是1989年冬天,哈维尔等捷克知识分子在布拉格成立“公民论坛”之时,他亲手制定的八条规则。 这八条规则,在我使用的社交媒介之上,十分常见。其出现频率最高的时候,大抵便是重大论战爆发的时候,譬如三年前围绕韩寒的争论,而今围绕柴静的争论。所谓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有时我埋首史料,两耳不闻窗外事,偶尔抬眼一瞥,但见哈维尔的《对话守则》重出江湖,便知...

羽戈:不要让自己的名字变成一个笑话

作者:  2015-02-12添加评论  阅读797次
给道路、建筑、景点起名,历来是一门大学问。这不仅是一个文化问题、经济问题,有时还是一个政治问题。我听过一个故事。有一城市,新建文化广场,为其命名,绞尽脑汁,特地召开会议,遍邀社会贤达,闭门讨论一日,拟定三个名称,或响亮,或明媚,或深挚。主办方呈给分管文化的副市长,请他圈一个。这位官爷大笔一挥,三者全否,另起炉灶。于是这尊金碧辉煌的文化地标,从此拥有了一个俗不可耐的名字。 这是现实一幕。其实古往今来,地理命名,取决于权力意志,所在多有,无足为怪。譬如有些道路,以政治人物为名,是为纪念;有些道路,以政治术语为名,是为宣教。前者之代表,如中山路,后者之代...

羽戈:正能量的三重困境

作者:  2015-02-041条评论  阅读1,271次
在冉云飞的《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作品发布讲座中,有一位女士提问,对“每个人”、“沦陷”云云表示质疑,她说她的故乡非但没有沦陷,反而日渐崛起。冉云飞微笑如弥勒,表示愿去她的故乡一探究竟,倘如其所言,他可以收回这个书名并公开道歉。讲座结束,那位女士和我闲聊了两句,我说观察视角不同,结论自然有异,所谓沦陷,当指政治和文化,而非经济,即便论经济,其实崛起的代价未免太大了,如传统的败坏、环境的恶化等。女士对此似乎不置可否,最后批评道:你们应该多传播正能量,少传播负能量! 对于女士的批评,我唯有苦笑。不过,这里面还是有两个问题值得一议:批判故乡的沦陷,就是负...

羽戈:车模该露多少,演员该穿多少?

作者:  2015-01-20添加评论  阅读348次
车模引来的争议,也许从其诞生之日起便已经注定。这就像吾乡的豆腐西施杨二姐,只消在豆腐店门口搔首弄姿,烟视媚行,顿时门庭若市,然而主顾们买的是案上的豆腐,惦记的则是她身上的豆腐。车模与车展的关系,一如此理。是以车模最终喧宾夺主,车展陷入了“看胸不看车”的困境,实在无足为怪。 不过,哪怕所有参加车展的人,目光都停留在车模身上,却不足以构成车模的原罪。因为车展还是车展,而非肉铺,它卖的是车,而非肉。明知车模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却迷失于波光粼粼之间,这更多是顾客的心理问题,不能苛责车模。 当然车模不是没有问题,如其展示渐趋低俗化,突破了社会伦理的底线。...

羽戈:围观还能不能改变中国?

作者:  2015-01-15添加评论  阅读473次
前些年,微博如日中天,随之浮出一句口号:“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一时传诵江南江北,墙内墙外。这两句话,我喜欢前者要甚于后者,尽管后者才是重点,读来更为铿锵有力,更能振奋人心。关注的确是一种力量,无论对被关注者还是关注者,都是如此;围观能否改变中国呢——这里的“改变”,当指前进而非后退,光明而非黑暗——我则不敢乐观。 假设一人当街作恶,殴打卖菜的妇人或乞食的老弱,引来万众围观,在睽睽众目之下,他的恶行会不会有所收敛?这并无一定之理可言。如果他要面子,如果他懂得愧疚,如果他心底还有一丝残余的天良,也许他会收起施暴的魔爪,就此落荒而逃;反之,公众...

羽戈:从来就没有黄金时代

作者:  2015-01-04添加评论  阅读545次
电影《黄金时代》的片名,出自1936年11月19日寄居日本东京的萧红致萧军的信。此信不足五百字,姑且抄录如下: “前些日子,总梦想着今冬要去滑冰,这里的别的东西都贵,只有滑冰鞋又好又便宜,旧货店门口,挂着的崭新的,简直看不出是旧货,鞋和刀子都好,十一元。还有八、九元的也好。但滑冰场一点钟的门票五角。还离得很远,车钱不算,我合计一下,这干不得。我又打算随时买一点旧画,中国是没处买的,一方面留着带回国去,一方面围着火炉看一看,消消寂寞。均:你是还没过过这样的生活,和蛹一样,自己也被卷在茧里去了。希望固然有,目的也固然有,但是都那么远和那么大。人...

高墙与鸡蛋:自成一边,才是作家最理想的姿态

作者:  2014-12-26添加评论  阅读550次
文/新浪专栏 羽戈 2009年,被授予耶路撒冷文学奖的村上春树,发表了名噪一时的获奖感言《高墙与鸡蛋》。其中有一名言——村上说,他写小说的时候,此言便铭刻在他内心的墙上——时常见人引用:“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鸡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村上强调,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他都要站在鸡蛋一边。他还反问:“如果一个小说家,不管出于何种理由,所写的作品站在墙那边,那么这样的作品有价值吗?” 所谓高墙与鸡蛋,都是隐喻。譬如说,轰炸机、坦克、...

呼格吉勒图案:正义为什么会迟到?

作者:  2014-12-19添加评论  阅读481次
屈指计算,如今距离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已经十八年余。古时豪杰临刑之前,常常高呼“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不止是为了壮胆,豪壮的喊声背后,还深藏了转世说的果报。不过,那年头还有一说,“冤魂转世等千年”,所以呼格吉勒图若生在彼时,不管十八年还是一百八十年后,只能是一条在奈何桥畔游荡哭号的孤魂野鬼。 这么说并非宣扬迷信,而是提醒世人,请注意十八年这个时间点。现在,呼格吉勒图案终于平反,1996年的原审判决被撤销,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真相大白,沉冤昭雪,公众额手...

羽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宪法教育?

作者:  2014-12-18添加评论  阅读371次
这两天,屡屡见人引用卢梭之言:“一切法律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宪法……”不由勾起了我的怀旧情绪。 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还是在大学的宪法课上。老师开宗明义,告诉刚入学的我们,对于宪法条文,不要死记硬背,而当化入内心,唯有如此,才能领略宪法的精义。然后便拿出卢梭的名言,相当于敲山震虎,我们都被唬住了。不过,老师随之话锋一转,诉起苦来:其实我们的宪法并不适合背诵,比如那个序言,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长……她当时...
1 2 3 4 5 11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